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春如许 三

久违的更新23333

还是艰难的复健


三、


美术社的妹子们三三两两结伴的前来,听说今天是学生会主席夏夷则来做模特,她们特别准时不说,一个个还都精心收拾了一番,带着几分期待的笑容。

当看到平时最大大咧咧的小泽都穿了一身平时没见过的白色打底衫,英伦格子短裙的时候,乐无异的下巴终于被这一连串的惊讶惊得合不上了。

“闻人,”片刻后他回过神来,耷拉着脸问道,“我平时没事总来你们美术社帮忙,没有一年也有大半年了,可一次都没享受过这待遇呢。”

闻人羽拍了拍他的肩:“男神和邻家大哥哥,那自然不是一个档次的,乐无异同学,认清现实吧。”

“QAQ我不要。”


美术社的女孩子们挤在一起小小声地议论着夏夷则。

“真的好帅哦,比新生开学典礼上看到的还要帅耶。”

“废话,那时候你离得多远,现在多近,是一回事儿吗?”

“今天可要好好画啊,不能浪费好机会。”

“那是自然,我一定会拿出全部功力的。”

“好啊,原来以前素描你都敷衍了事吗,我可要告诉闻人社长了哟。”


“好了好了,同学们。”闻人羽拍拍手掌,打断了她们,“都回到自己位置上,我们准备开始吧。”

她转头去看夏夷则:“夏同学,你准备好了吗?”

夏夷则点点头,随手从美术社的书架上拿下一本参考书,走到窗边的位置上做好:“这个姿势行吗?”

闻人羽以自己专业的审美眼光审视了一下:“身体再前倾一点,……OK,不要动了,保持这个姿势。”


有些人,生来就是一道风景线,无论他是什么姿势。

夏夷则无疑就是这类人。

乐无异正是在这个时刻认识到这一点的。


夏夷则的外套搭在椅背上,铅灰色V领毛衫里面是一件款式再简单不过的衬衫,洁白挺括的衣领露了出来,像是灰色天空里的一朵白云。

在那白云之中,隐没的是他优美的脖颈线条,随着这线条往上,是夏夷则英俊的脸庞,生动的五官,若是顺着这线条向下,则是笔直的脊背,和令人遐思的蝴蝶骨。


画室里很快响起了铅笔和画纸摩擦的声音,每一个画架背后,妹子们用自己的笔贪婪地勾勒着夏夷则的轮廓。乐无异从她们身后来回走过,好奇的看着她们每个人所描绘出的世界。走着走着,他自己也投入起来,仿佛跟随每一个人的角度看了一遍夏夷则的奇妙感。

唔,闻人的角度是侧面,这样看夏夷则的鼻梁可真高;婷婷的角度比较好,是正面;哎小泽这个角度好像也不错,不过夏夷则有这么好看吗?等我再验证一下。


就在那一刻,乐无异抬起头来。


春日傍晚的阳光向来是浓烈却不热辣的,它从窗外投射进来,恰如其分的衬托出了夏夷则的气质。

夏夷则的位置有些逆光,夕照从他那英挺的鼻梁上掠过,他那玉铸般的面容半明半暗,光与影,明与暗,都在他的脸上交汇,隐隐生出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他低头看着那本随手翻开的美术参考书,唇角略略翘起,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黑发有几缕顺着耳边垂下,被微风吹得有些摇晃。


好看,真好看。

他的焦点在哪里,会不会如同我这般心不在焉呢?

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记录下来这样的美好?

一瞬间,乐无异心里竟然跳出了无数这样的问题,乱糟糟的抓不住个头绪。

啊对,乐无异灵光一闪,摸出了裤兜里的土豪金。

这还不简单吗?闻人她们有画笔,我有手机呀。


一阵轻盈的手机铃声打破了画室心照不宣的宁静。

“谁的手机?”闻人停下了手中的画笔。

“抱歉,是我的,我接个电话。”夏夷则有些歉意地道,随即迈出房间到走廊上接起了电话。

五分钟后,他走进来,看了看腕上的表:“已经过了四十五分钟,今天就到这里好吗?我刚刚接到学院要开会的电话,有机会的话下次会再来帮忙。”

“好的好的,”闻人站起来,“都是我的错,忘记看时间了。没有耽误你吧?总之非常感谢。”

“没事,举手之劳罢了,也谢谢你们的礼物。”夏夷则对着一脸不好意思的闻人笑了笑,拿起自己放在椅背上的外套搭在手肘上,用目光向画室里的每一个致意。

他目光温和友善,叫每个人心里都甚是舒坦,又绝不偏颇,就连在角落里玩手机的乐无异都被他顾及到了。


“喵了个咪,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他是学生会主席,而我只能天天在实验室做实验,在美术社打杂了。”


评论(13)
热度(46)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