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Keywords(上)

日常小甜文,送给 @壱 太太。

感觉太羞耻了,捂脸……

--------------------

乐无异在放洗衣液的货架前站了好一会儿了。

他把蓝色的洗衣液瓶子拿起又放下,拿起又放下,如此反复好几次。夏夷则推着手推车从生鲜区走过来,老远就看到了他的身影。

“怎么了?想买就放进来啊。”夏夷则伸手从他背后接过洗衣液放进购物车。

“不是,我不是想买这个。”乐无异摇摇头,抬起脑袋看了看前方货架,一对儿小情侣刚刚走过去,只留下个背影。

好机会,就是现在。


夏夷则只见乐无异小跑几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前面货架上抱了一堆东西回来,一股脑的丢进了购物车里。

嗯,花花绿绿的一大堆,全部都是保险套和润滑剂。

夏夷则的表情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刚才是在等别人走开?”

“咳咳,那个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嘛。” 

“拿这么多?”夏夷则随手翻了翻,花香味的、巧克力味的、还有草莓味的。

“……我就是,想多试几种味道。”乐无异突然意识到对着恋人说这样的话,简直就像是公然的邀约,耳根腾地一下就红了个透。

他这突如其来的脸红,倒把夏夷则也搞得尴尬起来,俊脸上也浮现出了几分不好意思。

“……走吧,结账去。”好在左右无人,夏夷则沉默了片刻,揉了一把乐无异的头发,又在他掌心里捏了捏。

结账的时候,乐无异显然还有些心不在焉,收银员扫描条形码的滴滴声不断响起,他窘得眼睛四处乱飘。好在夏夷则已经恢复了镇定,利落的刷完卡,签好账单,接过收银员递过来的袋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异,走了。”

“哦,夷则我先去倒车,你在车库门口等我吧。”乐无异一把抢过钥匙,朝着地下车库的方向跑了过去。

夏夷则看着他的背影,笑了一笑,独自拎着袋子走向车库出口。


在路边等乐无异的时候,夏夷则抬头看了看天。天气并不算好,傍晚时分,街灯还没有亮起,远处有些铅灰色的云块在累积,看起来像要下雨的样子。

所幸并没有等太久,乐无异那张熟悉的脸很快就出现了。

“夷则快上来。”乐无异摇下车窗,冲夏夷则笑笑。

夏夷则把手里的袋子放到后座上,拉开前方的车门坐到副驾驶座上,正要扣安全带。

“我来,我来。”乐无异支着半边身子嘟囔着凑过来,“夷则你是不是又忘了?”

“好,你来。”夏夷则依言放开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玩起了一个约定俗成的游戏,开车的人要给副驾驶的系安全带。

后面的车似乎等得有些不耐烦,按了两下喇叭。

乐无异吐了吐舌头,露出带点抱歉的表情:“夷则坐好啦,我要开动啦。”


他似乎一点没变,又似乎变了很多。夏夷则把重量都交给身后的靠椅,静静地想。

他想起他和乐无异表白的那天,也是这样的天气,山雨欲来风满楼。到了下午六点的时候,酝酿了许久的倾盆大雨终于挣脱了云层的束缚,带着电光雷鸣铺天盖地的喷涌而出。

从食堂买饭回来被淋了个半透的夏夷则在宿舍门口遇到了全身湿透的乐无异,怀里还抱着向自己借的书。


夏夷则说不好自己那一瞬间的感受,再自持的人,总也会有一些时刻,情感走在了理智的前面。

当乐无异抬起头来轻轻唤了他一声名字的时候,夏夷则的血管里突然就涌起了一股冲动,又心疼又心软,他想抱着乐无异说傻瓜,又因为他傻乎乎地淋了一身雨想揍他一顿。

最终他只是打开了宿舍门,叹了口气说:“快进来,先去洗个澡。”


乐无异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夏夷则也换好了干爽的衣服。看着乐无异期期艾艾的眼神,夏夷则拍了拍身边的床铺:“过来吧。”

“哦,好。”乐无异有点喜出望外的跑了过来,夏夷则轻车熟路地开始帮他擦头发。

毛巾随着夏夷则手指的运动在乐无异头顶摩擦着,透出软软的润意。

乐无异被这柔软的触感包围着,舒服得有些迷迷糊糊起来,夷则的手指,他想。

一想到了这一层,被带走的就不只是头发中的水汽了,好像全身的水汽都被这双手温柔的触摸蒸发一空,脸不可抑制的红了起来,嘴里小小声呢喃道:“……夷则。”


这句呢喃就像是投入湖心的小小石子。

平静的心湖里,荡起了层层的波澜。


“无异,”夏夷则掰过乐无异的脑袋,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又低又沉,那是真正来自内心的渴望,“闭上眼睛。”

在乐无异的回忆里,那一幕始终是一团混沌,唯一记得的就是自己仿佛中了魔法一般,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未知的黑暗里,流动的空气似乎都变了味道,温柔的甜蜜的青涩的情愫,充满了整个空间。

向自己袭来的是什么呢?

是一双微凉的唇。

那么珍惜,那么缓慢,那么小心翼翼,那么恋恋不舍地贴着自己的唇吮吸。


“!”

乐无异猛地睁眼,腾地一声站了起来,看着被他推开而愣在原地的夏夷则。

慢慢慢慢地,从脖子到耳后,红了个底朝天。

“……不是,那个夷则,我不是……故意的。”乐无异抓了抓头发,“明明我是准备要……要来跟你表白的……哎呀,总之……那个那个,夷则,我喜欢你!”

他抬起头来,浅色的瞳孔里直直印着夏夷则的影子。

即使害羞得不行,他还是鼓起勇气大声地说出了自己的爱意。


夏夷则一直看着他,看着他面红耳赤,手足无措的样子,那颗刚刚因为被乐无异推开而跳出轨道的心又落了回来。

怎么就这么可爱呢?

他伸手握住乐无异的手吻了一下,乐无异手指上的温度让他有些流连。随即他站起身来,拥住了乐无异。

“无异,我也喜欢你。”

不,远比喜欢更多,不仅仅只是此刻,甚至将你规划进了我今后的生命里,你愿意吗?

夏夷则没有问出口,他只是逐渐地,更加用力地拥抱着乐无异,感受怀中人热切的回应。

从他回抱着自己的双手,从他紧贴着自己的脸颊,从他倾吐在自己耳边的灼热的呼吸。


“夷则,想什么呢?到家啦。”乐无异熟练的把车倒库停好,在夏夷则肩膀上拍了一下。

“没什么,想你当初傻乎乎的样子。”

“切,明明你自己当时也傻乎乎的好不好。”乐无异把后座的几个袋子都拿出来,忿忿地往夏夷则手上堆。他的手擦过裤兜的位置,突然感觉不对劲,原本放在那里的东西失去了踪迹。

“那个,……夷则你先上去吧,我有个很重要的东西找不到了。”乐无异拉开驾驶座的门,脑袋伸进去找了起来。

“什么东西?帮你找吧。”夏夷则把手里的袋子放下来,从他站的位置看过去,只看得到乐无异的脑袋,在方向盘下面摆动,乱哄哄的一头毛。

他突然起了一股冲动,拉开副驾驶座的门,用自己的头蹭的碰了一下。

“哎哟,”乐无异被他磕了这一下,有些不满地嘟囔,“姓夏的,你幼不幼稚。走开走开,我这找东西呢。”

夏夷则伸手摸摸他的脑袋:“到底是什么?”

“……没什么,就是……就是个芯片啦。我来找就好。”

“会不会滚到后座去了?”夏夷则出言提醒。

“对哦,我去后面找找看。”


砰砰,开门关门的声音之后,乐无异又转移到了后座。

夏夷则绕到他身后,抬腿蹭了蹭他的臀部:“上车找吧,给我让个地儿。”

“姓夏的,你要干嘛,今天奇奇怪怪的。”乐无异嘴上这么说,还是上了车给夏夷则腾出了地方。

夏夷则笑了一笑,一步跨上车挨着乐无异坐下,关上车门,摸出个圆圆小小亮亮的东西堵住了乐无异即将要出口的话。

“你在找这个是不是?”


“你你你,好你个夏夷则,什么时候从我这摸过去的?”小秘密被戳破了,乐无异有点恼羞成怒。

“你以为只有你记得今天是五周年纪念日吗?”夏夷则笑着抓住他的手指吻了吻,“无异,别动。”

夏夷则低下头,拈着那枚戒指往乐无异手指上套。

车内光线如此昏暗,乐无异根本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他就是知道,夏夷则的嘴角一定带着温柔的笑意,眼里一定闪着专注的光芒。

因为,这是他所爱的夏夷则啊。

乐无异骄傲的想。


他笑得如此好看,这车厢里的昏暗也为之退散。

夏夷则抬头就看见乐无异带笑的眼睛,忍不住凑上去亲了亲他,又摸了摸被自己亲手套牢的那个地方:“有点儿紧。”

“可别说我长胖了,我原本是照着你手指的尺寸做的……”乐无异把额头抵在夏夷则额头上,蹭了又蹭。

“谁说你胖了。”夏夷则搂着他,撩起T恤下摆,在乐无异后腰上轻轻捏了几把,“这样刚好,我喜欢。”

乐无异任他抱着,嘴上却不得闲的去啃夏夷则的下巴,惹得夏夷则捧着他的脸亲了好一会儿才作罢:“你什么时候偷偷量我手指尺寸了?”

“嘿嘿,”乐无异趴在他身上,两人半卧半坐,“有天早上难得我比你先醒,我看着你睡在我旁边的样子,心里动了这个念头,就想拿软尺量你手指的尺寸,又怕吵醒了你。灵机一动,就把你家居服上的系带抽下来了。”

他话语里透着一股快夸夸我呀的意思,逗得夏夷则笑了起来,那笑容里又有些别的意味,乐无异直觉只怕不好。

他正要撑起身来,夏夷则已经利落地用右手把他按在了自己身上,左手向下隔着牛仔裤揉了揉乐无异半硬的地方:“现在,我帮你量量尺寸?”


评论(14)
热度(55)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