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小段子合集

混个更XD

最近写的一些小段子,零零碎碎。在微博看过的姑娘可以跳过啦www

=========

#地下恋情#

“快看,乐无异杂志硬照出来了。”

“哎哟我去,怎么换发型了啊?”

“什么,换发型了,我来看看。”

办公室一群女人趁午饭时间叽叽喳喳。

“擦,居然是大背头,还我校园偶像啊!!”

“大背头怎么了,经得住大背头考验的才是真帅哥。”

“我去,AAA,看不出你还能说出这么有道理的话。”

“哈哈哈哈,你不知道吧,小看我了吧!”

“哪里是她说的,明明是乐无异接受采访时候说的。”

 

乐无异顶着大背头出现在新片开机仪式上的时候,无疑吸引了众多闪光灯。

他一改出道时青涩开朗的校园偶像形象,穿起了俏皮的小马甲,配上发型,显得成熟硬朗了许多。

导演沈夜对于他引起的骚动皱了皱眉,乐无异乖觉地把话题转到了新片上。

等回答完一干问题离场的时候,他悄悄扯住谢衣的袖子:“师傅,你跟太师傅说说,我不是故意的。”

“呵呵。”谢衣笑得一脸慈祥,“你这不经过经纪团队,心血来潮的换发型的事儿,你太师傅早知道了。”

 

当晚,乐无异就收到了无数人的祝贺。

 

“哟,小叶子,几天没见,就长开了嘛!!”

“仙女妹妹,你再笑我,我下次就不给你带吃的来探班了。”

“不要啊小叶子,我这是夸你呢!!”

“这才对嘛!!!”

 

“无异,新发型不错,成熟不少。”

“那是,闻人,我可是一个有担当有责任的男子汉!!”

“……那先把以前中学抄袭我作业的费用付了吧。”

“闻人,你变了闻人QAQ。说吧,你们白菜谷居然穷到连这种账单都要追讨的地步了吗?”

 

乐无异和好友寒暄了两句,就差不多十二点了。明早四点半就要进录影棚,他匆匆忙忙冲到盥洗室,开始卸妆、洗脸、刷牙。

刚刷了一半,电话突然又响起来了,铃声还特别幼稚,居然是机器猫。

“诶啊(谁呀?)”乐无异满嘴的泡泡,接起了电话。

“是我。”电话那端的声音低低地,带着笑。“怎么,不记得了?”

“不认识。”乐无异咕噜噜含了两口水吐掉,“我挂了啊。”

“……无异,别闹了。”男人的声音有些无奈。

“夏公子,你怎么有空打电话过来。这个点,你应该拥着美人翩翩起舞才是。”

“这么注意我的行踪?”

“谁注意了!我只是偶然扫了一眼报纸,长得这么招蜂引蝶,想不看到都难好吧?”

“在下是长得出众了些,毕竟在下是长年经受大背头考验的美男子。”

“夏夷则,你要点脸!!”

夏夷则听着乐无异在电话那头嚷嚷,目光停留在膝盖上摊开的杂志上,乐无异的正脸,侧脸,每一处起伏和线条。

他用手指抚过光滑的纸张,想象停留在真人脸上的那种触感。

 

挂钟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铛铛铛铛正好十二下。

乐无异疑惑着电话那头的夏夷则怎么突然没了声儿,就听到听筒里传来极轻又极清晰的一声响。

“chu~”

 

心里好像有一朵花慌慌张张地被催开了。

乐无异跳上床拉起被子蒙住头,你你你……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个完整的句子来。

那头夏夷则被他的反应逗得也尴尬起来,好一会儿才接道:“生日快乐无异,还有,我想你了。”

好像有具象化的思念从手机听筒里涌了出来,丝线般密密麻麻地把乐无异裹住了。

“夷则,”他燥红着脸,“我也想你。”

 

然后,他把嘴唇贴近了听筒,送出了自己的回礼。

=============

#星星和飞的小段子#


“夷则我要买一颗星星给你,不是小的那种,是天上的那种!”六岁的乐无异叉着腰对夏夷则说。

“…………”夏夷则觉得他好傻,星星也是能买的吗,可是他没有说出来,对小朋友要有礼貌,这是妈妈教的。

“哦。”夏夷则说,“好的呀,我等着。”


这天夏夷则有点累,连续加班一个星期,饶是平时注意身体锻炼的他也多少有些吃不消。

他一下班就往卧室里钻,乐无异拎着炒菜的勺子在他背后叫了好几声“先吃饭了再睡吧”,他都没有提起对吃饭这事儿的兴趣,扑到枕头上就睡着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他吓了一跳。

房间还是他和乐无异的房间,床也还是他和乐无异的床。

可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在飞???


还不是一般的飞,窗外的城市夜景竟然变成了浩瀚的星空。

刚才那一颗,大大的光环的,好像是土星……

夏夷则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我只是睡了一觉,为什么好像整个世界都变了,只有我自己还站在原地?

站在原地的不只夏夷则,还有乐无异。

他还是拎着那把炒菜的勺子,指着舷窗外的星空,兴奋地喊道:“夷则,快看呀,那就是我送给你的星星,橘子味儿的!!”


“……!!!”

夏夷则是被吓醒的。

他带着点低气压走出房间的时候,乐无异正盘着腿做在沙发上,吃着自己做的土豆饼打电动。

“夷则,你醒了啊。做了土豆饼吃不吃?”

“……有没有星星形状的?”

乐无异在盘子里挑挑拣拣:“嘿,还真有!”

“嗯。”夏夷则就着他的手咬了两口,拿起放在一旁的杂志,“我看会书,你动静小点。”

“好咧。”乐无异靠着他接着玩起了电动,只是身体不再跟着手柄的方向倾斜,安静了许多。


周日的下午,就是应该这么懒散的过才好啊。

=============

#甜甜的手指和棒棒糖#


等到牌局散场,夏红珊打算叫上儿子一起回家,才发现两个小孩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到了一起。
乐无异胖乎乎的小手拽着夏夷则的袖子,整个人都扑到了夏夷则身上。
夏夷则本来平时睡相不错,现在被一整个重物压着,也没了平时的模样。
最好笑的是乐无异居然把一只手指伸到了夏夷则的嘴里,看起来就像含着棒棒糖一样。
夏红珊正要出声,傅清娇拿出了手机阻止了她:“先拍个照嘛,难得孩子们感情这么好。”

这张像素不高的照片后来成为了夏夷则的黑历史。
很长一段时间内,小区里的温留叔叔总是拿着棒棒糖逗他:“小子,吃棒棒糖吗?”
“不吃。”
“是嫌弃老子的棒棒糖没有那个姓乐的小子手指头甜吗?”
夏夷则感到一阵无力,但是回过头看到乐无异在身后拉着他的衣摆,满脸通红地说:“夷则哥哥,都是我的错。”
他又什么气都没有了。

X&Y&Z

夏夷则握着乐无异的手吻着,每一根指头都轻柔地舔过,最后含着他的食指轻轻啜起来。
他嘴上动作不停,眼眸轻抬,眨也不眨地盯着乐无异。

乐无异浑身都燥动起来。
都说十指连心,夏夷则舔着他的手指,就好像在他的心上舔过,酥酥麻麻一阵阵微小的电流窜出。
他不是没想过两人会有上床的这一天,但真到了这一天,被夏夷则这般温柔又深情的对待这,他发现自己还是承受不住。

“别……别舔了……”乐无异的脸红透了,挣扎着要抽出自己的手指。
“你的手指很甜。”夏夷则依言放过了他。
“你还记得。”乐无异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跟你有关的自然都记得,怎么你忘了吗?”夏夷则抬起他的下巴,亲他的唇,那里软乎乎的,像一个陷阱。
“嗯……我才没有……”乐无异被他拥着慢慢躺下去,双手自然的伸入了夏夷则的发间摩挲着。

夏夷则喘息着吻他,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痕迹,嘴唇、下巴、脖子、锁骨。
“无异,你怕吗?”他打开他的双腿,把自己置身其中。
“不怕。”乐无异摇摇头,身体更紧地贴向夏夷则,像是迫不及待地要和他融为一体。
这种感觉很奇妙,夏夷则想,过去的种种和现在怀里的这个人,所有的一切重叠在一起。

评论(27)
热度(54)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