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春如许(四)

四、

 

复健尝试,前情提要:

BGM:周董 龙卷风

另外将“春如许”打到了标签里,方便大家搜文名_(:з」∠)_

 ------------

学生会这次会议是关于春季运动会的,每年的三到四月都会举办,这是G大的传统。

作为新一届的学生会主席,夏夷则肩上的担子自然不轻,所有学生会成员都三三两两的结伴离去了,只有他一个人留了下来思考问题。

要怎么将今年的运动会办得别开生面一些才好呢,他转了转手上的水笔,看着面前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的记载了与会成员们的意见与建议。

他扫了一遍,心中也没个头绪,正在这时,放在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

“滴滴答,滴滴答……”黑色款的手机在桌面上蜂鸣着,原来是行事历的提醒:“记得吃饭。”

 

似乎是某一次回家的时候,母亲夏红珊问起儿子的作息,然后拿过他的手机设置的提醒。

夏夷则叹了口气,望了望窗外,暮色四合,只剩下天边那一丝微弱的天光,而不远处的图书馆已经亮起了光。

看来今天没法想出个头绪来。他有些头昏脑涨,小幅度地甩了甩头,用大拇指按压了几下太阳穴,合上笔记本,向学生食堂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吹了点小风,他越走越觉得自己好像没什么胃口,算了还是买盒泡面解决一下好了。

这样想着,夏夷则的脚步拐了个弯儿,目的地从原来的二食堂大门口,拐向了旁边的小超市。

 

嗯,泡面应该是在倒数第二排货架的背面,靠近冷柜的位置。

这个小超市夏夷则来的次数不算多,对于货物的摆放位置倒是记得很清楚,他径直按照记忆里的位置走了过去,拿起了一盒香菇炖鸡面,正要去收银台结账。

身后冷柜旁边正挑选着酸奶的男生突然也转过身来,两下里猝不及防,两人生生撞在了一起,手里的东西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那男生快手快脚地蹲了下去,将东西都捡了起来,右手将泡面递到夏夷则面前,“同学,这是你的泡……咦,夷则?怎么是你?!”他的语调骤然提高了一点,听起来满是诧异,或许还有一点点不为人知的惊喜。

 

夏夷则今天是第二次见到乐无异了,也是第二次不得不盯着乐无异的后脑勺看了。

早上看起来凌乱的头发这会儿已经柔顺了许多,只有一小束还倔强的翘在那里,随着乐无异的动作一抖一抖的。

嗯,还挺有频率的。

夏夷则默默地吐槽了一下,就听到乐无异带着诧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同学,这是你的泡……咦,夷则?怎么是你?!”

“嗯,来买点东西。”夏夷则嘴角动了动,勾出了一个面对陌生人的标准的笑容,准备接过乐无异手里的泡面盒子。

 

按照夏夷则的剧本,对方应该在此时表示:哦哦哦,这么巧啊。然后夏夷则就可以淡定从容地点点头接下去:嗯,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可惜乐无异注定是他生命里的意外。

乐无异看了看他的脸,突然把递给夏夷则的泡面收了回来。

夏夷则看着那只白皙的手蓦地缩了回去,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夷则,你晚饭就吃这个啊?泡面很没有营养的。”

“……”夏夷则楞了两秒,很快接道,“我只是储备着做夜宵。”

“夜宵就更不行啦,熬夜本来就伤肝,吃泡面就更加容易上火了,搞不好会冒痘痘的。”乐无异扫了他一眼,“虽然你看起来不太会长就是啦……”

说话间乐无异已经闪到了前排的货架前,拿了两条饼干塞到夏夷则手里,又从冷柜里拿了一盒和自己同样牌子的酸奶塞到夏夷则手里:“全麦饼干加酸奶,比泡面好多了,你试试。”

 

若干年后,乐无异心血来潮地缠着夏夷则问他对自己的第一印象,夏夷则毫不犹豫地脱口而出:“莫名其妙。”然后看着乐无异黯淡下去的表情,又有点好笑的亲了亲他的眼睛:“但是不知道怎么的,我对你就是无可奈何。”

 

至少当时的夏夷则确实是这种心情。

乐无异看他愣在当场的表情,自动自发的替他补充完了剧情:“夷则你该不会没带学生卡吧?没事刷我的,算我答谢你今天帮我和闻人的忙。啊对,我马上得去做个试验,你赶紧拿好咯。”

夏夷则拎着乐无异塞过来的塑料袋,看着乐无异一溜烟小炮离去的背影。

简直就是一场莫名其妙的风嘛。


评论(19)
热度(43)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