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春如许(五)

五、

完全流水账的一章,请无视我吧_(:з」∠)_

 ---------------------

乐无异趴在床上打电话,他一向懒散惯了,双腿绞着被子翻来翻去,嘴里嘟嘟囔囔念个不停:“闻人,好闻人,你就陪我走这一趟嘛?我也不想这样的,但是真的找不到了我也没办法。”

 

“这个真不行,已经给的是最低价了。”

“老板,我还要多买几盒颜料,你再便宜点儿呗?”电话里隐隐传来少女和人讲价的对话,随后才传来闻人羽贴近了话筒的声音:“乐无异,这是你第几次丢学生卡了?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呢你!”

“这个,真记不得了。我明明下午从第三教研室出来的时候它还在兜里的嘛,我还摸过的。怎么一个晚自习过去,它就离家出走了呢。”乐无异摸了摸鼻子,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

“你赶紧好好想想,到底丢哪儿了,再在宿舍里找找看,实在找不到我明天陪你去补办。我先挂了,这儿买东西呢。”闻人羽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乐无异拿着手里传来嘟嘟嘟结束通话声音的手机看了看,抓了两把头发,跳起身来把被子抖了个底朝天:“到底去哪儿了呢?”

他在宿舍里走来走去,看那架势是要把电脑桌、抽屉、书架全翻一遍的节奏。

 

夏夷则的宿舍在太华苑五十一幢的最顶层。

虽然是个双人间,却只住了他一个人。最开始安排宿舍的时候,清和看过他的意向表,就问过他的想法,他面色如常说道:“学生独居惯了,课余也没有特别的爱好,这样正好落得清净。”

清和点了点头,虽说眼神里有些不赞同的神色,到底还是依了他的意思。

 

他拎着装了饼干和酸奶的塑料袋走上楼,三楼和四楼的水房里特别热闹,一群男生在洗漱,水龙头哗啦啦流水的声音,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不知道谁哼着走调的流行歌曲的声音夹杂在一起。

“嘿,今晚意甲看不看?”

“看看看,我连红牛和薯片都买好了。”

“先打两把英雄联盟吧,球赛还早着呢。”

“等等我啊,我马上开机,2分钟就好。”

 

大学男生的精力充沛得似乎总是用不完一样。

夏夷则默默地走过楼梯转角,偶尔有个把从宿舍里冲出来的人抬头看到他,会问一声:“会长好。”他也会回以微笑:“晚上好。”

一踏上六楼的地板,所有的喧嚣就好像突然被隔到了看不见的幕墙外,塑料袋与空气摩擦出的悉悉索索的声响特别清晰。

夏夷则掏出钥匙打开门进了屋,再咔哒一声落了锁。

这种感觉好像是回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

他把酸奶和饼干拿出来准备放好,却在袋子底部发现了意料之外的东西。

 

夏夷则拿起那张小小的学生卡翻来覆去地看了两遍。

嗯,乐无异,他轻薄的嘴唇微微开阖,念出了卡上的那个名字。

视线却不知怎么的,被卡上那张一寸证件照吸引了,盯着看了好半天,照片上那人头顶着一小撮倔强的头毛,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似乎连洁白的牙齿都能看得到。

这个笑脸和这个姓,也算相得益彰。

夏夷则这样想着,打开电脑,在学生会的资料库里,搜索起了乐无异的电话,却在听到等待来电铃声的时候忍不住皱了眉头。

 

“就是不接你电话,就是不接你电话,别人电话我都接,就是不接你电话…………”

乐无异正没头没脑地在宿舍里扒拉东西的时候,突然听到自己的手机响起了陌生来电才会有的铃声。

“谁啊?”按照以往的经验,乐无异等了一会,不过铃声还是锲而不舍地响着,似乎昭示着和以往那些奇奇怪怪的来电不一样。

 

“喂,你好,请问找谁?”

“咳……嗯,是乐无异同学吗?我是夏夷则。”

“咦,夷则?你怎么会给我打电话,对了今天给你推荐的酸奶和饼干味道怎么样,我跟你说这个酸奶虽然不是大牌子,但是本地产的,奶源纯正,绝对放心。”

“……很好,不过……”

“很好就行,嘿嘿,我推荐的食物,目前保持着百分之一百的好评率。”

“……谢谢。”夏夷则停顿了一下,意识到不能再这样被他带着跑,“你的学生卡在我这里。你看你方便的话我给你送过来,你住哪里?”

“什么?我离家出走的学生卡居然被夷则你捡到了吗?夷则你果然是个大好人幸运星!这样吧,我请你吃饭,周五晚上学校背后那条小吃街路口碰面怎么样?”

“不是我捡到的,是你不小心落在塑料袋里了。”

“总之找到就好,不然我可要被闻人数落死了。先这么说定了,周五不见不散啊,我得先跟闻人说一下……”

 

乐无异开心地挂了电话,留下盲音给那头无语的夏夷则。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

评论(25)
热度(42)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