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Secret的另一面

嗯,上次是大夷则和小乐乐,这次就是大乐乐和小夷则_(:з」∠)_

****************

夏夷则在等他的补习老师上门。

他是个好学生,认认真真听讲,老老实实做作业,从不叫老师和家长操心。

只是有时候,也太勉强自己了。夏红珊有些担忧地想。

然而她也知道,带给儿子压力的,并非别人正是她自己,以及那段失败的婚姻。

所以当儿子提出想要找个老师补习一下物理的时候,她只是叮嘱了几句别太累着自己,然后就同意了儿子的要求。

 

叮咚叮咚清脆的门铃声按时响起了,夏夷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摆,前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人,有点出乎他的意料。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穿着干净得仿佛带着阳光味道的白衬衫,洗得有些发白的牛仔裤,运动鞋,说不出的爽朗。

“你是?”夏夷则有些迟疑。

“那个,”年轻人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谢老师今天有事,我来帮他代一下课。”

夏夷则将信将疑的看了一眼,终于还是侧着身子把他让进屋来。“请进。”他说。

 

年轻人在夏夷则的背后,用有些贪婪地目光打量着他。

十六七岁的男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夏夷则整个背挺得笔直,正如一颗蓬勃成长的树苗,虽然还青涩,却已经能看出日后那优美的形状。

原来夷则小时候是这样的呀。乐无异想着,赶紧走了两步,跟上夏夷则,到书桌边坐下。

 

夏夷则物理成绩其实并不差,算是偏上的水平,只是他立志要上最好的大学,因此显得这科稍微有些拖后腿。

乐无异随手翻了一下他的练习本,挑出了其中几道题目:“其实这些题目有更简单的解法哟。”

夏夷则看了他一眼:“可是老师上课时说要按照这样的步骤。”

乐无异没有说话,他又抓了抓头发,拿过夏夷则的草稿本演算起来。

夏夷则随着他的动作注意到这位代课老师的头顶有一撮头发不服帖的竖着,特别的不走寻常路。

 

“看这里啦。”乐无异把草稿本推过来,上面写着他自创的解法,比起学校里老师所教授的内容,显得简洁实用了许多。

“乐氏独创,已经经过本人实证,不信你试试。”乐无异眉飞色舞,说到兴奋处忍不住伸手揉了一把夏夷则的头发。

少年遵守校规剪了个平头,倔强的黑发有些扎手心,那一秒乐无异无端端地怀念起夏夷则的大背头来。

 

夏夷则接过草稿纸,仔细看了几遍,然后从练习册里选了几道同类型的题目,开始验算起来。

他坐得十分端正,手中水笔留下一行行清俊字迹,偶有不解处,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又随即展开。

乐无异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十七岁的夏夷则一丝不苟的样子发呆。

我的夷则,无论什么年纪,都这么好看。

 

这个短暂的安静的春日午后,乐无异教了夏夷则许多,夏夷则几乎是一边怀疑一边惊喜地接受着各种信息。

最后两人说到妙处,竟然头碰头地在一起讨论起来,日光在身后的白墙上用影子记录下了这珍贵的一幕。

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五点,墙上挂钟报时的声音提醒了两人。

夏夷则本想留乐无异在家吃饭,但乐无异说什么都不肯。

“不行,我得回去了,……我家里人在等。”乐无异这样说着,从牛仔裤兜里摸出个小玩意儿放在夏夷则手心里,“这个送给你。对了,别把自己绷太紧了,放轻松一点说不定会好很多。”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夏夷则都时不时会想起那天的那位代课老师。

他把乐无异临走时塞给他的那个小小金属挂件放在了枕头下面,每当自己感觉到压力的时候就拿出来摸一摸,这个习惯一直到他考上大学。

 

----------

 

乐无异醒来的时候发现夏夷则并不在身边,他伸手摸了摸身边的床铺,还是冰冰凉的。

看来根本就没回来睡觉嘛,说什么无异你先去,我十分钟就来,骗子啊这家伙。

他抱怨着起身走到书房,夏夷则果然还在看着什么东西。

“这次的案子这么棘手?”乐无异揉了揉眼睛。

“也不算,我只是想再看看,再确认一下。”夏夷则抬头看他,“吵醒你了?”

“没有,是我自己睡不着了。”乐无异凑到他身边,抽走他手中的材料放到桌面上,“放轻松一点,只是个普通的民事诉讼,别把自己绷太紧了。”

“……好。”夏夷则被他拉着站起来,走了两步突然问道,“怎么感觉这句话在哪里听过?”

“我在梦里对你说的呀。”

“是吗?”

“怎么不相信我啊,看我到你梦里再说一遍。走啦走啦,睡觉去啦。”

 

乐无异拽着夏夷则的手心往卧室走去,心里又骄傲又快活。

这都是真的,这可是我的秘密。

这是我不能和你分享,却能帮你分担的秘密。

评论(6)
热度(40)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