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春如许(六)

哎嘿!说好的更新_(:з」∠)_

拔牙好疼的,大家要好好刷牙啊(并没有什么联系

 

----------------------------

 

周五下午夏夷则并没有课,他在宿舍里写了一下午的运动会方案,将自己能想到的点和需要讨论的事项都标注清楚之后,长长地出了口气。

起身到阳台上做了几个舒展的动作之后,他才察觉到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宿舍楼下一些没课的学生们已经开始三三两两、勾肩搭背的朝校门外走了。

夏夷则突然想起了乐无异跟他的约定。

“周五晚上五点半学校背后那条小吃街路口碰面怎么样?不见不散哦~”那个少年飞扬的音色就这么毫无预兆地蹦了出来,清晰地在他的耳边萦绕。在此之前,夏夷则自己也未曾想到原来自己潜意识里将这件事记得如此清楚。

 

他认真地想了想,自己不去赴约会怎么样。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如果自己不去的话,乐无异应该会一直等吧。尽管自己跟他只有短短几次接触,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热心的好人。

虽然,热心到有些莫名其妙了。

夏夷则叹了口气,他认命的换好衣服,在镜子前仔细地检查了一遍仪容,拿起钱包,准备出门。

如果只是一次偶遇,就让这次偶遇终结在这里吧。

 

虽然在这所大学念了快三年,但夏夷则其实很少来学校背后这条小吃街。

他小时候身体弱,母亲夏红珊带着他看过不少次医生,好多次都是半夜发高烧,背起来直接上医院。因此在吃食上,夏红珊特别上心,从小就教育他放学回家吃饭,少吃外面的东西。

上了中学之后,他注重锻炼,又因缘际会之下拜了清和为师,学了不少养生吐纳之法,体质逐渐好转。只是这吃食一途上,越发精细了起来。清和是个不折不扣的素食主义者,连带着夏夷则这个学生也受了些影响。虽不及清和讲究,倒也和一般大学男生大口吃肉的画风不同,口味偏向清淡素雅。

 

夏夷则走到小吃街口的时候,不过才五点二十。他本来是打算站在一个醒目点的位置等乐无异的,不过他这张脸似乎太有名了点,走过路过的学生们都忍不住多看他几眼,并且窃窃私语起来。

“学生会长夏夷则耶,第一次见他来这条街。”

“和女朋友来约会的吧,一看就是在等人的样子。可别说,长得是不错,难怪你整天念叨。”

“别打破我的梦好吗,我可没听说夏夷则有女朋友,说明我还有机会。”

“太阳还没下去呢,你省点做梦的力气好吗?”

两个关系一看就很好的女生嘻嘻哈哈地走了过去,夏夷则右手握成拳头,放到唇边轻咳了一下。

为了避免这种尴尬,他干脆走到旁边的书报亭,随手翻阅起了杂志。

 

“夷则!”

才翻了几页,他就感觉到左肩被人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转过头去,正对上乐无异那张大大的笑脸。

乐无异今天穿着简洁的白衬衫,校服外套搭在腰间,两只袖子在腰上松松地系了个结,肩膀上搁着一副耳机,线头经过蓝色的小鱼绕线器之后,归于牛仔裤的裤兜。

整个人看起来清爽又俏皮。

——嗯,和学生卡上面的照片不差分毫。

夏夷则在心里默默比划了一下。

“等很久了?”

“没有,我也是刚来。”

“不好意思啊,和你约好吃饭的时间还迟到了。”乐无异笑得一脸抱歉,“今天沈教授又拖堂了,所以我才来晚了。对了,夷则你想吃什么?”

“我不是经常来这里。”夏夷则答道,“乐同学有什么推荐吗?”

这话显然正中乐无异下怀,他立刻如数家珍起来:“夷则你竟然没怎么来过这里吗?那我可要带你好好尝尝鲜。看这家铁板豆腐,豆腐选得嫩,煎得也十分入味,最最关键的是,这家可有个美女老板娘。”

那位头发高高扎起,围着小兔子围裙的老板娘似乎听到了乐无异夸她似的,抬起头来冲这边笑了一笑,手上功夫却一点也不耽搁,淋香油,撒孜然粉末,撒葱末,一气呵成。

刚好排到的那位心满意足的捧着装满铁板豆腐的小碗走开了,夏夷则似乎也嗅到了空气里留下的那丝香味。

 

他正想着接点什么好,乐无异又开口了。

“对了夷则,你怎么还叫我乐同学啊,叫我无异就好了,无异。”

说得正起劲的乐无异突然把话头一转,两只眼睛闪闪地盯着夏夷则,眼中满是期待。

“……好的,无异。……你继续。”夏夷则仿佛感觉到了自己额头上笔直降落的黑线,但他修养甚好,仍是专注听着乐无异的讲解,甚至还会点头轻轻附和。

走到街中段的时候,前面一个店铺二楼突然有人探出身子来招呼乐无异:“无异!”

“团子!”乐无异也冲他挥挥手。

“无异,我正要让你来试试我们的新菜呢。”被称为团子的人嗓音憨憨地,有点莫名的可爱。

“那正好,我今天就是来请人吃饭的。给我留两个位置啊。”

“给你留着呢。”

 

乐无异扭头看向夏夷则:“夷则,择日不如撞日,我们今天就吃竹笋包子吧?”

“竹笋包子?包子店?”夏夷则有些疑惑。

“不是啦,竹笋包子火锅店,我朋友开的,包好吃。走走走。”

——乐无异的朋友,和他一样奇奇怪怪的呢。

 

虽然想是这么想,夏夷则还是跟上了乐无异的脚步。

两人沿着街道往前走,夕阳在身后留下长长的影子,一分一厘,越来越近,最后部分重叠在了一起。

大抵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在主角们尚未察觉的时刻,就已经写下了这结局。

评论(11)
热度(42)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