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春如许(七)

七、

竹笋包子火锅店内里布置得很是干净温馨,和店主人给夏夷则留下的第一印象差不多,处处透着一种可爱的感觉,像是墙上抱着竹子的熊猫相框,餐桌上放着的矮墩墩的紫砂茶壶,碗碟上印着的憨态可掬的熊猫。

 

乐无异一边跟着他的朋友往雅间走,一边跟夏夷则介绍:“夷则,这是我朋友团子,竹笋包子火锅店的老板。团子,这是夷则,我们学校学生会主席。”

乐无异说着,用肩膀撞了撞夏夷则。

“你好。”夏夷则不露痕迹的避开了些,朝团子点点头,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你好,无异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欢迎你来竹笋包子。”团子也对他回了一个笑容。

 

两人坐定,乐无异拿着菜单和笔递到夏夷则面前:“夷则,你喜欢吃什么,你来点吧?”

“随意就好。我第一次来,还是你点吧。”夏夷则把菜单推还给他,不经意间触到了乐无异的手指。

出乎夏夷则的意料,他以为乐无异这般的热忱的好人,应该被保护得很好才对,他却在接触到的瞬间,感觉到了对方手指上一层薄薄的茧。

意识到自己停留的时间有些过长了,夏夷则收回手,脸上微微有一丝尴尬。乐无异却好似浑然不在意的样子,接过纸笔勾勾画画起来:“牛角鱿鱼花是特色,直接来一份。大海虾,蟹足棒,全籽乌贼也都是要点的。素菜就点裙带菜嫩叶、大白菜和藕片吧,对了夷则,特色墨鱼滑,美味鲜虾滑,花蚬滑,扇贝滑,鲍鱼滑,想吃哪一种?”

“虾不是点过了么?”夏夷则拿手指戳了戳刚刚被乐无异圈起来的大海虾,“就花蚬滑吧。”

“好咧。”乐无异从善如流的在花蚬滑上面画了个大大的圆。

夏夷则正要出声招呼服务员点单,乐无异却伸手制止了他:“我把单子送出去吧,刚好还有点别的东西要让你尝尝,这可是我独创的秘方,夷则你等着。”

夏夷则本以为这样的语气,他看到的应该是炫耀的神情。可是,从乐无异的眼神里,他只看出了满满地充盈着的一种喜悦,分享的喜悦。

他似乎被感染了,轻轻地点了点头:“好的,无异,我等你。”

 

结果海鲜锅被端上来的时候乐无异还没回来。

锅底被烧开之后,夏夷则手动把温度调低了些。咕嘟嘟,咕嘟嘟,一个个的水泡翻腾上来又被挤破,水雾渐渐缭绕起来,海鲜独有的原味鲜甜在分子与分子的撞击中开始袭击夏夷则的味蕾。

有多久没有这样等过一个人吃饭了呢?夏夷则有些出神。

小时候,他和母亲曾经无数次的这样等待过一个不回家的人,他眼睁睁地看着母亲精心准备的菜肴一次次从热气腾腾变得冷冰冰,就在这一次又一次的等待中,他自己的心,似乎也冷了下来。

没有期待,就不会失望。小小的夏夷则渐渐学会了安慰母亲,学会了在母亲失望的眼泪中将饭菜热好,学会了自立自强。

他告诉自己,总有一天,要将那个人完全甩在自己和母亲的脑后。

 

“夷则,想什么呢?是不是等太久啦?”乐无异一手一个白色小瓷碗,笑盈盈地把夏夷则的思绪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随便想想。”夏夷则回过神,“无异,你拿的是什么?”

“秘制海鲜酱汁,用这个蘸着吃再鲜美不过了,你值得拥有。”

乐无异把其中一个白色小瓷碗放到夏夷则面前,坐回到自己位置上,拿筷子夹了一个大海虾放到夏夷则碗里,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夏夷则:“夷则,快尝尝看。”

夏夷则低下头,轻轻张开嘴,用整齐洁白的牙齿咬去虾的头部和尾部,将剩下的部分在海鲜酱汁里蘸了几下,让虾肉充分被酱汁包裹,然后举起来放入口中。

虾肉很新鲜,依然保持着特有的鲜嫩细滑,酱汁里不知道加了什么,居然将虾的鲜味提升了数倍,鲜香交融,竟有了入口即化之感。咽下去之后,那种鲜美还在口腔内萦绕,数秒不散。

 

“酱汁很好,谢谢。”夏夷则抬起头来,朝着乐无异道谢。

“客气什么。”乐无异摆摆手,他是个闲不下来的,又开始倒腾起服务员刚刚上的白白嫩嫩的一大盘花蚬滑来,他忙着拿个勺子把它们团成圆圆的一团下到锅里,“夷则,我跟你说,这个滑就是要这样团一团才好吃,奇奇怪怪的形状可是会影响口感的。”

夏夷则看他额发上挂着些水珠,不知道是汗水还是蒸汽熏的,有些好笑的放软了心防:“别光顾着招呼我,无异你自己可还没吃什么呢。”

他拿不准乐无异喜欢吃什么,想了想将每种都挟了两个替他放到碗里,很快乐无异的碗里就冒了小小一个尖儿。

 

“够了够了夷则,明天他们又该叫我乐胖胖了。”乐无异放下勺子捂住自己的碗。

“乐兄哪里胖了?”

夏夷则隔着雾气笑了一下,那笑容看不真切,乐无异直觉和以前他见到的那些都不一样。

“你那是什么笑容?跟只狐狸似的。”他嘟囔着抱怨。

“有吗?”夏夷则说着又往他碗里挟了支蟹足棒。

评论(10)
热度(45)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