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春如许(十一)

十一、

 

乐无异怎么知道这事儿的,还得从今早一个电话说起。

 

乐无异今儿一大早就到了实验室,嘴里叼着一片吐司,手边放着一盒纯牛奶,手上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很快电脑就开始跑他昨天没搞定的程序和数据,教研室里一片寂静,只有电脑运转的嗡嗡声。

突然一阵铃声打破了这寂静,乐无异吓了一跳:“谁啊?沈教授说过教研室不许开铃声的,这要是让他听到可就完蛋了。”

里间很快响起了谢衣应答的声音:“哦,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乐无异扒着墙朝里看:“谢老师,你在啊?”

谢衣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得意门生,缓缓道:“好徒儿,你可摊上大事了。”

“……!”乐无异快速地在心中把最近做过的事儿过了一遍,这才吞吞吐吐的开口,“难道上次沈教授最喜欢的那块玻璃片是我打碎的?”

“呵呵。”谢衣笑得和蔼万分,笑了好一会儿才道,“无异莫要紧张,那是为师打碎的。”

乐无异长出了一口气:“谢老师,你可吓死我了。”

“不过,你是摊上了别的大事儿。”谢衣看乐无异那大石落地的面部表情,笑眯眯地补充道。

 

听乐无异讲事情原委娓娓道来,夏夷则已然心中有数。

自家导师在电话那头的声音又在脑海中回荡起来:“哎,你着实是个好孩子,时时刻刻体恤他人。既然如此,你就好好休息吧。其他的事儿,老师这边会安排的。”

他早该知道依自家导师的性子,这事儿断不会这么简单的,夏夷则忍不住在心里扶了个额。

 

夏夷则这厢心思百转千回,乐无异却是半分不知道的。

他只看着夏夷则拿勺子缓缓搅着那碗粥,却不食用,以为他还在生自己的气,就偷偷抬眼去看夏夷则的表情。这一看,却楞在了原地。

夏夷则自顾自地想着心事,眼神焦点不知道落在了何方,这片刻的心不在焉却显出一种别样的美来,似乎在苦恼着什么一样。

那一刻乐无异突然就觉得自己心跳得快了起来。他想起夏夷则在美术社做模特的场景来,下午的阳光在夏夷则身上漫不经心的照耀着,自己在一张张画纸背后,用眼睛描摹着他的轮廓。

乐无异坐在夏夷则对面,不过一张书桌的距离,他眨了眨眼,夏夷则的面容是如此的清晰,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的黑眸里仿佛蕴藏着星子,削薄的唇轻抿着。

对了,自己上次还偷偷拍过一张夷则的照片呢。说起来,怎么突然之间,就这么近了呢,还知道了夷则过敏的小秘密。想到这里,乐无异简直觉得兜里的手机是个烫手山芋,他必须要说点什么,来打破自己这样莫名其妙的尴尬。

 

“夷则。”

“嗯?”夏夷则回过神来,将白粥缓缓送入口中,米粒软糯香滑,回味还有一股淡淡的甜。

“其实过敏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那个我……我还害怕打雷呢。”

“为何怕打雷?”

“我小学的时候,特别喜欢自己动手做点小东西。物理课老师说下雨打雷的时候要呆在屋子里,关掉电视机和电脑的电源,我那时候不信邪。就做了个小装置放到楼顶上引雷。结果……”

回忆的话语,带领着乐无异想起了八岁那一年,那一幕恐怖的画面。

 

那是一个暴雨天,乐绍成和傅清娇都被暴雨堵在了单位回不来,家里只剩下乐无异一个人,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的机会,充满了冒险精神的乐无异自然要去实验一下。

他把自己做的引雷装置放在楼顶之后,站在楼梯口观察着。天空云层越来越厚,肉眼可见的电光在云层里滚动着,猛的一个霹雳,扯开了云层,随即轰隆隆的雷声紧接而来。一个接一个的闪电噼里啪啦,像炸豆子一般响起。其中一个,正中乐无异的引雷装置。

他无法描述当时眼前的情形。昏沉沉的天气里,眼前突然炸开的一团光亮,就这样停留在他幼小的心灵上久久挥之不去。等雨停了之后,乐无异带着又好奇又颤栗的心情去查看已经是一团焦黑的装置,那些他亲手焊接的金属,扭过的螺钉,此刻都不过在自然之力下糊成一团,再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他突然开始害怕起来。

那一晚,他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长大之后,虽然不再如小时候那般畏惧自然,但遇到雷雨天气,他仍不可避免的要失眠些许。

 

“就是这样啦。”乐无异说道,“后来我跟谢老师参加机器人大赛,老师问我要用什么名字参赛,我想都没想就说不要打雷,被谢老师和沈教授笑了好久。”

“是不是你做的东西上也会写上这四个字?”

“对啊,夷则你怎么知道?”

“上次在美术社拿了你做的小东西,回来看了看。”夏夷则指了指自己的书架,上次从乐无异那拿到的小翅膀被摆在一堆书本的前面。

“你还留着呢,嘿嘿。”乐无异开心地笑了起来。

“做得挺精致的。”夏夷则说道,“谢谢你,无异。”

“你这个人怎么老这样谢来谢去的。”乐无异把碗和勺子收到保温壶里,抱着手看着夏夷则,“再这样就是不把我当朋友了啊,不许再说谢谢了。”

“……好吧。”夏夷则抬了抬眉,“下午没课?那就再坐一会吧。”

“……糟了,”乐无异抬手看了看表,“还有十五分钟就上课了,还是沈教授的课。啊啊啊啊我去了,夷则再见。”

 

夏夷则站在窗前,看着乐无异从楼下跑过的身影,又看看桌上他来不及带走的保温壶。

乐无异,你好像留下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

在夏夷则的心里。 


评论(6)
热度(42)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