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春如许(十三)

十三、

 

两人沿着内场慢慢走着。

夏夷则检查着各个社团的现场工作,跟工作人员仔细询问,叮嘱细节。他手中的对讲机还不断地传来呼叫的声音,似乎有一些需要他协调的问题。夏夷则沉着眉心思索对策,很快与对讲机那边商量起来。

相比而言,乐无异的活计就轻松多了。

大白确实是今年人气很足的萌物,走到每一个地方,都能引起一阵围观。校报的记者更是跟着他走了一路,将他与人们打招呼的样子,憨态可掬的与人合影的样子都一一用镜头记录了下来。

 

甚至有低年级的学妹鼓足了勇气,羞红了脸走上来问能不能求一个大白的抱抱。乐无异欣然点了点头,像电影镜头里那样,用这个世界上最温柔的双臂给了这位可爱的女孩子一个治愈的抱抱。

得到了抱抱的女孩子低声欢呼起来,乐无异觉得她好像幸福得快要飞起来,自己也不由得被这样的气氛所感染,尽管没有别人能看到,但他还是忍不住在充气服里面露出了心满意足的微笑。

女孩子很快又把目光移向了一旁的夏夷则,小小声地问道可不可以也求一个学生会长的拥抱。夏夷则皱了皱眉没有说话,他一向不太愿意在公共场合与人过多接触,何况是这样在他看来有些无礼的要求。女孩子的表情有点失望,咬着下唇说了声谢谢,乐无异看着觉得一阵心软,忍不住用胖胖的手臂撞了撞夏夷则。

夏夷则转过头去看乐无异,隔着一层充气服,他依然清楚地看到乐无异对他眨了眨眼,似乎是劝他不要让这位可爱的学妹失望。夏夷则叹了口气,握了一下那位女孩子的手,说道:“抱歉,学生会工作繁忙,我还有别的事要做。谢谢你的支持。”

他语气十分诚恳,让人听了又内疚又服帖,那位女孩子自觉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道了声谢连忙转身走了。 

 

两人巡场一周结束,回到美术社场地的时候,上午的比赛也正好告一段落。闻人正忙着加工各种比赛花絮,一时也分不出手来招呼夏夷则和乐无异,只得百忙之中抽空对着乐无异喊了一嗓子:“无异,你把充气服换下来,放到器械室去。”

“哦,知道了。”器械室就在美术社场地后方不远,乐无异起了玩心,索性穿着充气服,摇摇摆摆走了过去。

 

这只萌萌哒的大白晃晃荡荡走到了器械室门口,却犯了难。

“……闻人没给我钥匙啊?”

“没带钥匙是吧,咳,让我来吧。”夏夷则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我正好要拿点东西。”

“好夷则,你可真是我的幸运星。”乐无异高兴地猛一转身,大大的体型撞了夏夷则个措手不及,他见夏夷则脚下一个踉跄,心急想去扶一把,谁知道自己反而没站稳,反被定住身形的夏夷则稳稳扶住了。

一时间,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等夏夷则打开器械室的门,乐无异摘下充气头套,长长出了口气:“有了这一回,我感觉我看世界都不一样了。”

初春气温已经有些可观,充气头套密不透风,他在里面闷出了一头一脑的汗,发丝一缕缕被汗水黏在额前,夏夷则看了他一眼,从兜里掏出一张手帕纸递给他:“擦擦汗。”

乐无异接过来在脸上抹了两把,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突然笑出了声。

夏夷则有些好奇地看着他:“什么那么好笑?”

“刚刚想到一句台词,哈哈哈哈。浮生倥偬,有缘萍聚,当扶一大白,嗯一大白。”他拍了拍自己还鼓着的充气服。

夏夷则被他逗得也笑了起来:“亏你想得到,你这笑话,也太冷了点。” 

乐无异抓着头发自己回头琢磨了下:“这笑话是冷了点。哎对了夷则,”他顿了顿,张开了手臂,“要不要来试试?大白的抱抱。”

 

器械室久不见人来,此时此刻,在窗口照进来的那几束光里,被两人扑腾起来的积灰纤薄毕现,一切是如此的安静又透明,连带着夏夷则之前还未曾发觉的自己的那点小小心思,也都突然清晰起来。

这一刹那,夏夷则觉得自己心跳得有些快。

乐无异就那样定定地站在屋子中央,汗湿的发梢,年轻的面容,飞扬的笑脸,张开了双臂等待着夏夷则。

就好像是,乐无异毫无保留地张开了自己的世界,等他去发现,去拥抱,去探索

夏夷则定了定神,同样伸出了双臂。

 

他与他,在这个春日午后,尽力享受这个带着懵懂心动又满含着青春气息的拥抱。 


评论(13)
热度(44)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