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春如许(十六)

十六、

 

乐无异惊得一手撑地,咕噜一下爬了起来,正巧夏夷则也瞧见了他,两边还来不及打招呼,清和身边那只大黄狗倒嗷呜一声先冲了过来。这狗也有趣,它冲到乐无异身边,两只前爪抬起来就往乐无异的小臂上搭,伸出长长的舌头作势就要舔一口。

乐无异猛然被这庞然大物扑了一下,退了一小步才站稳。还好他在家也是养惯了宠物的,此时只见这狗狗眼珠子黑碌碌的,倒不像有恶意的样子,也就大着胆子伸出手来沿着狗狗的额头顺了两把毛。大黄得了抚慰,低低叫了两声,尾巴摇了两摇,似是极为开心的样子。

“让小友受惊了。”清和此时已然走到乐无异面前,他以眼神制止了想要说话的夏夷则,开口道。

“没有没有,我家中也养着宠物,不过是只猫,叫肉包。颜色跟这只狗狗差不多,看着也觉得亲切。”乐无异此时已经蹲下身子,和那狗狗逗趣起来,听到有人搭话,顺嘴就接了,说完才想来这人应该就是夷则的老师,忙又慌慌张张站起身,“额,那个,清和教授好。”

“哦?小友认识我?”清和招了招手,那大狗便回到了他身后。

“我听夷则提过。”乐无异偷偷拿眼去瞟夏夷则,只见他站在清和身边,眼观鼻,鼻观心,只是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从乐无异这角度看去,一览无遗。

清和好似没有瞧见二人的小动作,笑了两声说道:“你们俩人感情倒好。只是不知上次夷则过敏之事……”

夏夷则见自家老师旧事重提,忙出言截断:“老师,无异也是无心的,咱们就不提了吧。”

清和打量他两眼,又打量乐无异两眼,才不慌不忙说道:“也罢,这笔账,我回头跟谢衣算吧。人老了,走了一上午的山路,也有点疲累,就在这里歇息会儿吧。” 

乐无异见势告了辞,说是要去找自己的同学云云,也不知怎么的,他着实有些怕清和教授的目光,比怕自家老师还怕得狠,大约是因为清和教授这个人,是跟沈教授齐名的本校四大名捕吧。

 

等他东游西荡了一圈回到这边的时候,就看到夏夷则一个人在湖边的凉亭的方桌边坐着。

“夷则,”他叫了一声,拎着自己的书包走了过去,“你吃了午饭没有?” 

“带了三明治,刚刚吃完。你吃过了?”夏夷则瞧见他朝自己走过来,正午阳光浓烈,直把乐无异带点棕色的头发镀上了一层金,又在他眼窝处投下浓淡不一的阴影,显得那一双本就通透的眼眸更加深邃了起来。

“我自己做了午餐,还想着你要是没吃,就来尝尝我的手艺。”乐无异在他对面坐下来,从书包里掏出个蓝色的便当盒,说着就要打开。

夏夷则笑道:“这次还是电饭锅做的?”

“在学生会长面前,哪敢再用违章电器。”乐无异带了一点不满一点炫耀揭开盖子,“我做的是饭团。”

盒子里几个三角形的饭团包裹着海苔外衣,整整齐齐排列着,洁白的米粒中点缀着芝麻、胡萝卜粒、肉松,闻起来有一股清甜爽口的味道。“怎么样,要不要尝尝?”乐无异抬起头看夏夷则。

他隔得太近了,夏夷则想,连着湖水的粼光都倒映在了他的眼里,一层又一层,荡来漾去。

乐无异看他不说话,索性拿手指捏起一个饭团,凑到夏夷则嘴边:“张嘴,啊……”

夏夷则回过神来哭笑不得,这是当自己小孩子呢。但此时又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只得依言张嘴咬了一口,然后自己伸手把那饭团接过来:“无异,你快吃吧,我不饿。”

 

等乐无异吃完饭团,已经是下午快两点。夏夷则想着自家老师不知道走到哪边去了,正想发个信息问问,清和的电话就来了。

乐无异看夏夷则本来作势要走,接了个电话之后又坐了下来,开口问道:“你老师怎么说?”

“说是在附近农家发现了上好的桃花酿,要先尝一壶以酬春色。”夏夷则说道,清和别的都好,只有美酒一途,万万放不下。

乐无异想的却不一样,这大学里早有传言,说这清和一派风骨,乃是文学院代表人物,放荡不羁爱自由,传得天花乱坠。今天纯属意料之外的偶遇,可他又觉得这性格像是情理之中,不然怎么做夷则的老师呢。

“人都有个爱好嘛,我老师也一样啊。听说上次出过考察,在博物馆里逛到关门都舍不得离开。”工程学院的谢衣老师,也是大名在外啊。

 

“这样干坐着倒也无聊得很。”乐无异一荡一荡地晃着脚尖,“虽然可以玩手机,但是又觉得这样太不尊重你了,夷则你有没有什么解闷的东西啊?”

夏夷则想了想,“我这里没带别的什么。早起和老师登山,怕途中无趣,倒是带了一副简易围棋,只是不知道……”

一听围棋,乐无异立马乐了:“这个妙,我正好见识下你的棋艺,快别藏着了。”

“怎么无异也懂纹秤之道?”

“喂夷则你这是小看我吗?我跟你说,小时候我爸逼着我陪他下棋,不下满三局就不把我的高达还给我,所以我可是很厉害的。”

“是吗?那就领教了。”

 

棋盘是简陋的印刷版,棋子是轻便的塑料棋,因着对弈的二人,在这无限的春光中圈出了小小的一方天地。

偶有微风吹来,带起几片绯色的花瓣,经过他和他的身边,落入粼粼的碧波里,荡起几不可查的波澜。

而几里外的农家里,德高望重的教授端着粗瓷的酒碗已经有些微醺,身边的大狗偷偷地在那碗里舔了一口他也没有发现。

岁月静好,春色如许。 


---------------


此处打上end我觉得也是可以的,你们说呢?

评论(21)
热度(50)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