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春如许(十七)

瞎写的过渡章,回头应该要狠修了。


十七、

 

闻人羽打来电话的时候,乐无异正埋头在那写程序,他拿过手机偏着脑袋用肩膀夹住,手上噼里啪啦不断地敲打着键盘,嘴里嗯嗯嗯地答应着。

“乐无异,你在听我说话吗?……乐无异!!”闻人羽在那头越听越不是滋味。

“啊闻人,我刚刚在赶一个程序,有点儿心不在焉,我错了还不成嘛。”乐无异赶在闻人羽发飙之前赶紧认错。

“你不是刚刚结束了一门课题汇报么,怎么又在赶程序?不过你们学院那沈教授,本来也是个工作狂。对了,这周有空出来吃饭吗?我感觉我好久没见你了,正好新认识了一个朋友,一起见见。”

“有空有空,当然有空,时间地点你说。”乐无异应承道,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补充,“我带上夷则一起好不好。”

人是许久没见,但夷则两个字却没少从乐无异嘴里听见,闻人羽默默吐槽,说道:“周六晚上老地方不见不散,其他随你。” 

 

挂了电话,乐无异把刚刚写完的程序跑了两遍,这才把程序打包好,拖进和夏夷则的聊天窗口里:“夷则,接好。”

“这什么?”夏夷则很快回道。

“围棋对战二人平台,我自己做的。”乐无异飞快打字。

 

原来春游归来之后,两人闲来无事又在网上对战了几局,乐无异觉得那些在线对战平台太过繁琐,干脆自己动手做了个。

夏夷则将程序保存到本地,然后安装好双击。这二人对战平台界面简单清爽,十分符合夏夷则的审美,只是旁边这视频小窗口是怎么回事?夏夷则反射性地想关闭这一功能,那边乐无异却已经打开了摄像头,一张生动的脸出现在了夏夷则的屏幕上。

“别关啊夷则,千万别关。”乐无异在视频里冲夏夷则挥了挥手。 

夏夷则叹了口气:“我怎么不知道你这程序还带视频功能的。”

“这样才有面对面下棋的感觉嘛。”乐无异得意道,“这样你长考时偶然露出那种狐狸一样的笑容,我就会有所警觉了。”

他说的是那日两人对弈之时,夏夷则噙着笑下了一手妙着,将乐无异一小片棋子堵死不说,还盘活了自己的一方天地。乐无异当时就忿忿道你那是什么笑容,跟只狐狸似的。

“再说了,”视频那头乐无异又道,“开着视频,这样感觉就可以和夷则多呆一会儿了。”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这随口而出的话里,含了多少暧昧。

夏夷则面容毫无变化,胸腔中那一颗小心脏却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

而乐无异已经自顾自的进入了下一个环节:“夷则,快点开始,我今天可要杀你个片甲不留。先说好啊,今天的赌注是输了的人要答应赢的人一件事。”

两人棋力相较,夏夷则本胜出一筹,只是他今天有些心不在焉,中局僵持半天,最终以五子告负。 

“在下输了,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写选修课作业我可是不干的。”夏夷则倒也爽快。

“切,我是那种人吗?”乐无异笑道,“自然是好事才和你分享啊。刚才闻人,就是美术社社长,你记得吧?”

夏夷则在视频这边点了点头。

“闻人约我这周六吃饭,你跟我一起去吧。”虽然有说好的赌注在前,乐无异问出口的时候还是有点不确定。 

“……我?为什么?”

“就是想和你一起去嘛,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又没有什么其他朋友。” 

 

在那些最暧昧的日子里,每一个举动,每一句不经心的言语都冒着青春独有的傻气。

幸好那些傻兮兮的岁月,是因你而起,只与你有关,也只有你看见。

 

不过他们一定不会想到,以后回忆起这段往事的时候,竟然是以互相嘲笑的方式。

那时候的夏夷则手起刀落,砧板上落下一小堆粗细均匀的土豆丝:“无异,我觉得你那时候特别傻,不就是约我吃饭吗,还要用赌注来下套。”

乐无异在他旁边一个身位的灶台前,围着小黄鸡围裙,挥舞着手里的锅铲:“我那时候不是被你骗了么!看你人模人样的,所以不敢贸然请你去撸串儿,谁知道你去了吃得比我还多。哎,那个胡椒粉没了,拿一罐给我。”

夏夷则从上方的柜子里拿出一罐尚未开封的胡椒粉,撕开包装,递到乐无异手里:“乐大厨辛苦了。”

“没办法,谁叫我当年傻呢。”乐无异颠了两颠手里的锅,将菜装盘,撒上胡椒粉。

夏夷则走到他身后,搂住他的腰,在他脸颊边亲了亲:“没事,我瞎。”


评论(22)
热度(46)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