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春如许(十八)

十八、

 

闻人说的老地方是学校老西门背后一家烧烤铺子,这家铺子很有些年头了,门面有些小,内里摆着三四张小条桌,墙上贴着恭喜发财新春海报,随处都是肉眼可见的烟熏火燎的痕迹。这还是大一那年,乐无异报道结束之后,拉着闻人羽出去溜达,无意之中发现的,这烧烤铺子只得老板夫妻二人,一人烤串一人收钱,常常忙不过来,乐无异自来就是个热心的,又喜好研究美食,每次和闻人来这里撸串,少不得都要主动帮老板分忧解难。一来二去,倒也和老板成了旧相识。

乐无异拉着夏夷则出了西门,这里是来不及拆迁的老城区,小巷子还保留着几十年前的风貌,脚下是整块坑坑洼洼未经打磨的青石,斑驳的木门上被磨得锃亮的铜锁,生锈的铁窗格,沾染了岁月尘埃的窗纱。偶然有吱呀的一声,不知道哪边的木门被打开了,传来细碎的脚步声,随后又归于寂静。

两人走到烧烤铺子门子的时候,闻人羽已经和她的朋友等在那里了。那是个穿着绿色连衣裙的姑娘,背对着两人来的方向,双手背在背后,身体轻轻晃动着,有一种独特的韵律。

 

“无异,你又迟到了。”闻人开口。

“啊哈,也就五分钟嘛,闻人你不要这么在意嘛。”乐无异赔笑。 

“是我的错。没来过这附近,无异一路上给我介绍耽搁了些时间。”夏夷则打了个圆场。

那个穿绿色连衣裙的姑娘此时转了过来,她五官柔和,皮肤白皙,是个难得一见的美女。闻人忙介绍:“这是舞蹈系的阿阮。这是我朋友乐无异,这位大帅哥,是学生会主席夏夷则。”

 

一般人见了夏夷则,又听了这来头,总会让视线多在夏夷则身上停留一会儿,这姑娘倒好,两只眼睛骨碌碌地转了一圈,抱着闻人羽的肩膀亲热地摇了摇:“闻人姐姐,他们哪一个是你说烤鸡腿特别好吃的呀?”

闻人羽被她抱着晃了两下,倒也没之前那么严肃:“阮妹妹你呀,就记得吃。”

“哪有,闻人姐姐跟我说过的话我可都记得呢。”阿阮微微翘起嘴角,像是在撒娇。

乐无异此时终于回过神来,开口道:“哇,长得真好看,像仙女一样。仙女妹妹,你喜欢吃烤鸡腿吗?我一会烤给你吃。” 

“好呀好呀。”阿阮拍拍手,露出欢喜的笑容,“你叫乐无异对吧,那我就叫你小叶子啦。”

两人一见如故般聊着鸡腿上酱汁要涂几层才好吃,当乐无异说涂三层最佳的时候,阿阮叫道:“小叶子我已经等不及啦,我们快进去吧。”两人便这般兴高采烈地进了门。剩下站在门口的夏夷则和闻人羽无奈地对望一眼,也跟了进去。

 

此时铺子里只得他们四位食客。有乐无异在,这点菜的差事自然落不到别人头上。只听他如数家珍的对老板交待道:“牛肉十串,牛筋十串,羊肉十串,鸡胗十串,掌中宝十串,鸡翅四串,夷则不能吃海鲜,那生蚝和贝子就少来一点,再来点土豆片和豆腐皮。喝的嘛,女孩子就喝王老吉好了,免得上火。夷则,啤酒行不行?”

他这边得到了夏夷则肯定的点头之后,继续点着菜,阿阮就竖起耳朵听着,听到没有鸡腿,就提醒他:“小叶子,我的鸡腿鸡腿鸡腿。”

“放心吧,仙女妹妹,不会少了你的最爱。”乐无异转头朝她露齿一笑,然后继续跟老板说道,“四个鸡腿,我来烤!”

“四个,够不够吃啊?”阿阮掰着手指算了算。

“阮妹妹,不够我们再加吧。”闻人羽虽然也才认识阿阮不久,却已经掌握了如何快速安抚阿阮的方法。

“好吧,听闻人姐姐的。”

 

夏夷则的心思却不在眼前二位姑娘身上,他的目光已经随着乐无异去到了烧烤架边。

正将大把烤串放上架子的老板往旁边侧了一步,好给乐无异让个位置。乐无异正在一边系围裙,抬头道了声谢。然后随便撸了两把袖子就准备上,却发现自己身前多了个身影,原来是夏夷则忍不住走到了他的身边。

“夷则,怎么了?”

夏夷则抿着唇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把乐无异的手臂抓在手中,将他的袖子捋平,然后再整整齐齐地一层层挽了上去。

他这动作做得极为认真,乐无异却楞在了原地,连话也说不出来。他抬眼偷偷看夏夷则,对方的发丝因为低头的动作稍稍垂下,离乐无异的额头不过些许的距离,有好几次,乐无异甚至都感觉到了夏夷则的头发擦过自己额头留下的那痒痒的感觉。

他无端端地有些心慌起来。

 

慌什么,乐无异,你在慌什么,他在心里大声问自己。

然后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跟夏夷则道了谢,逃到了烧烤台前。 

面对熟悉的食物让他放松了不少,乐无异将四个鸡腿摆好,拿起小刷子均匀地上了一层清油。他头发有些长了,为了方便动作,此时在脑后扎成了小小的一束马尾,昏黄的灯光,缭绕的烟雾,那马尾尖尖就这样晃来晃去。

以一种让人心痒难耐的频率。

评论(19)
热度(47)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