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春如许(二十一)

二十一、


今年天儿热得特别早,不过才四月下旬,有几天的温度竟然窜上了三十度,偏生学校为了节能省电,把空调电闸都给关了。 

“这天气怎么回事,热死我了。”乐无异拿着不知道哪里翻出来的一把折扇,边扇边向坐在他对面的夏夷则抱怨着。


关于那一晚的事儿,清醒之后,他们都没有再多提。

乐无异自己知道,那些轻声细语都是真的,似有若无的拥抱也是真的,那是他人生初次的体验,每一个细节都如同慢动作一般不舍得在脑内谢幕。然后这记忆就像是被镌刻到了全身细胞程式里一样,令他反复在梦里回味,那样的拥抱,像最温柔的夜风拂过。但当他醒转过来,大口呼着气,努力平复着呼吸独自面对着混沌的夜的时候,他又迟疑起来。

迟疑夏夷则的这份温柔是否只是因为自己,因为乐无异这个人。

所以他带了些试探地问夏夷则五一怎么安排,要不要来自己宿舍玩儿的时候,其实他心里是很有几分忐忑的。

要是夏夷则拒绝了呢?

他不敢多想,也来不及多想,就听到了夏夷则应答的声音,那声线与脑海里的一模一样,他说:“好的,无异。”


三天的假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夏夷则按照惯例是不回家的,那个家,除了过年必须回去应个景之外,他向来不愿意多呆。他原计划抽出一天去清和老师家看看,帮忙打扫打扫,然后再陪老师喝喝酒聊聊天,剩下两天就在宿舍里准备即将要到来的资格考试。

但当乐无异这样问他的时候,他毫不迟疑地应承了他。

“好的,无异。”他说。

他应承得这样爽快,其实心底是暗暗欣喜的。乐无异清醒之后,两人如平日一般相处,那晚的事儿谁都没有再提起。现在他突然这样问,夏夷则觉得并非是自己一厢情愿,他愿意相信乐无异其实心底也隐隐的察觉到了什么。

但他不敢去看乐无异的眼睛,他害怕那双眸子里澄澈如初,而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也因此,他错过了乐无异眼底深藏着的忐忑和一闪而过的欣喜。


夏夷则听着他抱怨也不说话,等他说完了才笑着道:“心静自然凉,无异你太浮躁了。”

“喵了个咪,我这才不是浮躁呢。我从小就怕热好吧,只要温度上了三十度,我家就开空调了,老爹还会买一大堆冰棍儿冻在冰箱里,我想什么时候吃都成。”乐无异左手拎起T恤领口,右手快速扇动了几下,一股凉风猛地灌进衣物内,他这才觉得爽了些。

“是是是。”夏夷则由着他瞎扯了一通,手指点了点桌面,“请问不浮躁的乐无异同学,这选修课的论文打算写到什么时候交?”

一提到这个,乐无异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夷则,好夷则,你就不能帮我写一写么?实在不行,就帮我写个大纲吧。”

“这可不行。”

“真不行?”

“真不行。”

“你,你简直无情无义,始乱终弃啊啊啊。”乐无异抱着头哀嚎起来。


夏夷则看他表情丰富,小动作层出不穷,脸上笑容就没有停过。他看够了才好整以暇的指了指自己带来的那堆书:“不过参考书我都给你带来了,这几本书都是围绕一个论点来阐释的,我想从中提炼出大纲应该也不难。”

乐无异听了这话,神情瞬间又鲜活起来:“好夷则,我就知道你不会见死不救的。”

他站了起来,倚着桌沿,手上翻着夏夷则带来的其中一本书,泛黄的书页在他指尖沙沙滑过:“我算算啊,论文最迟下周三交。这样算来还有时间,可以安心过个五一假期了。对了,五一假期,无异假期,怎么看都是给我量身打造的节日啊,夷则你都没给我准备点儿什么礼物吗?”


乐无异手心摊开,颀长的五指朝向夏夷则,脸上笑得眉眼弯弯,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就这么坦荡荡的要起礼物来了。 

不知道怎么的,夏夷则就想起了小时候路过商店街时看到的橱窗里的福娃娃,也是这么摊着白白的手心,再配上乐无异那个乐胖胖的外号,他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喂,姓夏的,你笑什么?” 

“咳,不可说。”

“肯定没什么好事儿。喂,还没给我礼物呢,就想走?”乐无异跳起来作势就要拦住他。 

夏夷则走了两步走到他面前:“无异,这次换我请你吃饭吧,我做的。”

乐无异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两遍:“夷则,看不出来啊,你竟然是个深藏不露的。”

夏夷则朝门口偏了偏头:“怎么?不敢?”

“走就走,有什么不敢的,我可是连谢老师的料理都吃过的人!”

评论(16)
热度(43)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