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无名段子

根据 @紫米酱 的捏图写的小段子,随便看看www

捏图点我


-----------------------

“夷则,你……”

“嗯?”

“你要不要跟我回家?反正你现在不能回宫,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

夏夷则停下了脚步看着乐无异。

乐无异挠了挠后脑勺,在被夏夷则那双又黑又亮的眸子盯着看了一会儿之后,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啊,我没有说你无家可归的意思,就是这么提议一下,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算了。”

同伴带点慌张和忐忑的表情落在夏夷则眼里显得别有趣味,他抿了抿唇:“带路吧无异。”

“唉?哦,好!”乐无异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欢喜的情绪毫不掩饰,“夷则你还是第一次去我家吧,我想想做点什么菜给你接风好?对了我家还有一只叫肉包的猫,从我小时候开始就在我家,你待会儿就能见到了。”

 

定国公府就在前方,离两人所在不过一射之地,门口挑着两盏灯笼,上面写着大大的“乐”字。

夏夷则只瞥了一眼,便想起两人初见时身旁这人带点不满的埋怨:“我姓乐!为什么她们的名字你都记得,唯独忘了我的。”

谁曾料想得到彼时只是开端。到如今,与这人踏过许多路程,竟是一步也舍不得转身。

无异。乐无异。

夏夷则张开嘴唇发出了轻微的气音,那个念过千百次的名字轻巧地在舌尖打转。

 

“夷则,你叫我干啥,快进来。”乐无异推开家门,站在门内笑眼盈盈地冲夏夷则招手。

“你听到了?”

“听到了啊,这里又没有别人,你叫我的名字我自然一下就听见了,嘿嘿。”

两人前后脚走到花厅,乐无异正要招呼夏夷则坐下,斜地里一团黄色的身影冲了出来,横在两人中间。

原来是一只黄色的猫咪,它好奇的昂起头看着突然出现在家中的不速之客,脑袋歪了歪。

“肉包别闹,这是我的好朋友夷则,不是外人。”乐无异冲猫咪说了两句,又对夏夷则解释,“肉包就是好奇,夷则你别见怪。”

“无妨。”夏夷则摇摇头,缓缓蹲下,朝猫咪伸出了手。他浅灰色衣服下摆衬在乐府大红色的地毯上,莫名化去了几分清冷之气,倒显得温柔起来。

肉包打量了几眼面前的清俊男子,随即眯着眼蹭上了他的手心,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哇哇哇肉包你怎么能这样?!”

乐无异双手撑在膝盖上俯下身来看着这一人一猫,语气有点小小的抱怨,在夏夷则听来,倒有几分当初的意味。

他抬起头来与乐无异对视,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难道不是因为肉包主人叮嘱它不用见外。”

两人这般旁若无人地对视着,眼里再没有别人,像是最澄澈甜美的山泉溢了满心。

 

这话里其实有一些越界的调戏意味了,然而乐无异当时并没有察觉。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夏夷则已经起身握住了他的手,将他拉到了自己面前。

 

“姓夏的,你!”

“嘘……”

夏夷则按住了他的嘴唇,乐无异能感觉到属于夏夷则的气息越来越近,他心里又慌张又渴望,稀里糊涂地不知道如何是好,只得闭上了眼睛。

肉包在主人的脚边打转,发出不解的喵呜声。


评论(18)
热度(37)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