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轨道交错(01)

投喂一下 @三年五年 ,我已经尽力想写得硬一点了,奈何TAT



“指纹扫描,验证通过。”

“瞳孔扫描,验证通过。”

冰冷的电子机械女音响起,屏幕泛起的蓝光掠过,如惊鸿一瞥般映照出来人那刀刻一样的五官,深邃,冷峻。


基地核心指挥所的大门应声而开。

“夏夷则少将!”大厅内所有情报人员立刻停下手中的事情,行了注目礼。一名穿着整齐军装的男子小跑过来,双脚一并发出砰地一声,双手交叠至胸前,行了一个标准的双蛇党军礼,然后递过来一份资料:“少将阁下,这是我们最新截获的情报,请您过目!”

夏夷则微微点了点头,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有眉峰挑了一挑,他将资料接了过来。贝齿咬住中指部分,轻轻一扯,将白色手套扯到了一旁,修长的手指随即翻阅起文件来。

长达数页的报告,是长安星系集团军刚刚截获的捐毒星系间谍名单。


浩瀚宇宙,星系何止千万,然而其中适合人类居住的,不过寥寥。

长安星系和捐毒星系相邻,距离不到十光年,按说应当和睦共处,但三十年前,两个星系交界处新发现的一片小行星带上被探明蕴含巨大的宇宙能量,从此两国关系进入了暗流涌动的状态。明面上,大家仍是客客气气的好邻居好盟友,暗地里,却都卯足了劲儿,互相渗透、刺探、竞争。

也是从那时候起,两国的军校开始培养大量的特工和间谍,他们会被抹去出生到毕业的所有线索,获得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一个代号,然后默默无闻地潜伏在自己被安排好的岗位上,为自己的母星尽心尽力,直到被铲除,或者,被提拔。

这套流程,没有人比夏夷则更清楚。

因为夏夷则本人,就曾经是其中的一员。


突然,名单上一个熟悉的词汇跳入了他的眼帘,他瞳孔猛地缩小,死死盯着那个名字看了一秒。这才松开紧攥的手心,淡淡道:“我到指挥室再看看。”

“是,长官!”年轻的兵士毕恭毕敬地向离去的传奇少将的背影行礼。


指挥室里黑漆漆一片。

夏夷则并没有打开照明设备,他只是靠着椅背,手指无意识地在桌面上点了几点。指挥官笔挺而裁剪得体的制服紧贴着他的身体,脊椎处传来金属冰凉的气息,这让他清晰地知道,自己并不是在做梦。

五分钟之前,他看到了什么。

——游侠,一个被尘封在记忆里的名字。


他慢慢地,跷起右腿,搭在自己的左腿上,脚尖在空气里晃了晃,画出一个不甚完美的圆。

这不是他惯用的思考姿势,却是他无比熟悉的动作。

是他记忆里,乐无异的样子。


夏夷则见到乐无异那天,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早晨。

军校A部照常训练,项目晨跑三公里,夏夷则跑在最前面,有意识地控制着自己的呼吸和肌肉,被家族和导师都寄予了厚望的他,随时都要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这天早晨有些雾,朦朦胧胧像轻纱一样飘着,后面的大部队已经有些跟不上夏夷则的节奏,夏夷则深吸了口气,准备一鼓作气跑完剩下的一公里。

乐无异就是这时候出现的。

他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夏夷则前方300米的围墙墙头,叼着新摘的,仿佛还喊着露水的一片新鲜草叶,跷着小腿打量着朝这边跑过来的夏夷则:“这就是夏夷则啊,不过如此嘛,跟我一样一个鼻子两只眼,有什么了不起。”

他的声音不大也不小,刚好就是夏夷则凝神细听能够听清楚的程度。

从小到大,夏夷则当面被人品头论足没有一百次也有九十九次,这样的言论他并不放在心上,他只是放缓了脚步,调整成防御戒备的姿势,慢慢靠近的同时,向那朦朦胧胧的雾里问了一声:“是谁?”

没有人回答他,短短几分钟,围墙还是围墙,人却已经不在了,而大部队并没有停下追赶的脚步,晨跑也还是要继续。


夏夷则紧紧皱着眉心,他想:军校的防卫竟疏忽至此?!

他在水龙头上掬了一捧水,冰冷的水滴刺激着他的面部神经,让他逐渐冷静下来。

首先,应该向值得信任的上级和导师报告才是。

此刻的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一个小时之后,在清和参谋长的办公室里,他会再一次见到乐无异。


评论(26)
热度(49)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