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轨道交错(02)

轨道交错(02)

 

写不出来打斗,随便撒点狗血。大家随便看看就好qwq

摸摸 @三年五年 

前文戳:01

 

—正文分割线—

 

那时候年少的乐无异,意气风发的模样,让人眼前一亮。

他浅褐色的头发被草草抓成一把系在脑后,听到有人走进来时候,他转身,淡金色的眼眸里映着夏夷则的影子,脸上的笑容温暖又随和。

“你就是夷则呀,我的老师经常提起你,真是久仰大名,幸会幸会。”乐无异上前一步朝夏夷则伸出了手,他手指的弧度,看起来跟他人一样友好。

眼前人的轮廓是如此熟悉,夏夷则皱了皱眉,伸出手去握住乐无异的手,心下暗暗确认这就是今早自己见到的身影。

他正要开口询问,只见乐无异冲他眨了眨眼,快速闪动的眼睑传达出了主人的讯息,夏夷则叹了口气,看了看正在讨论着什么的清和和谢衣,把原本要说的话压了下去:“你好,叫我夏夷则就好。”

 

走出指挥大楼的时候,乐无异抓了抓头发,瞄了夏夷则一眼,发现夏夷则也在看他的时候立马转开了视线:“姓夏的,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夏夷则声音冷冷地:“乐兄似乎还欠一个解释。”

“那个啊,”乐无异抬头看了看天,又低头看了看脚尖,“我就是好奇嘛。”

夏夷则没有顺着话头发问,只是眼神依旧冷冷的。

“都怪老师,每次和清和参谋长开完会回来就要表扬你一下,所以我就偷偷来看看。”乐无异一边解释一边偷看夏夷则的表情,小心翼翼地,像一只不安的小动物。

 

夏夷则睁开眼,指尖仿佛还残留着属于乐无异的温度,而乐无异的眼神渐行渐远,眼前仍然只有黯淡的一片黑。

几年了?三年还是五年?

他微微摇了摇头,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样的乐无异,怎么就被自己弄丢了呢?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夏夷则就知道,每个人都有一些不能碰触的地方。

比如他的母亲,一提到他的父亲,就会露出无比失落和难过的表情。

比如他的父亲,一提到家族继承,就会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性情阴晴不定。

而现在的他,心里不能碰触的那个角落,埋藏的是一段往事。

一段,让乐无异从此消失在他的世界里的往事。

 

“别动。”金属特有的凉意自夏夷则的脖颈上传来,一个明显压低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少将阁下,我并没有恶意,交出你手上那份资料,那不是你们长安星系应该知道的东西。”

来人缓缓说道,他的手很稳定,夏夷则能感受到,那把贴着自己脖子大动脉的刀,并没有因为来人的话语而产生丝毫位移。

简直是毫无破绽的要挟姿势。

 

夏夷则挑了挑眉,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对手了,自从他升任少将以来,大多数任务已经不需要亲自动手,连去训练营都再没有人肯和他对打。

他听到自己身体里的血液缓缓升温的声音。这是一个好机会,正好可以测试一下自己是否已经将当年所学的那些,都遗忘在了记忆的深处。

“那份资料就在我面前的桌上,你伸手就可以拿到。”夏夷则语气淡淡,似乎在说一件与自己并不相干的事情。

来人低低笑了两声:“听闻长安星系的李焱少将向来智计无双,这要是个圈套可怎么办?”

“既然如此,那便销毁了吧。”夏夷则小指一勾,面前的桌面上顿时腾起一朵冰蓝色的火焰,瞬间将那位资料吞噬得干干净净。

“……你!”来人没想到夏夷则所言非虚,眼中映出那朵火焰之时楞了一愣,连音调都不自觉拔高了一点。

夏夷则趁他楞住那一瞬间骤然发难,双手握住来人手臂一扭,闪身站起来一脚飞踢来人膝盖。来人倒也不是吃素的,及时反应过来,就着姿势,顺手朝着夏夷则的脖子就是一刀,冰凉的刀锋切入肌肤,留下长长一道痕迹。可惜为时已晚,夏夷则已经脱离了他控制的范围,发起了反击。

 

冰蓝色的火焰黯下去的瞬间,夏夷则将来人按在了门上,人体背部和金属撞击发出闷闷地一声,而夏夷则身后,两人打斗留下的一地狼藉渐渐隐没。

在失去光明前的那一瞬间,夏夷则听到自己喉头响动的声音。

来人护目镜压着的浅褐色的发丝,和淡金色的眼眸里的光,也一并熄灭了。

 

“游侠安德鲁,或者,我应该叫你乐无异?”

评论(15)
热度(35)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