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轨道交错(03)

有点儿狗血,感觉停不下来

前文点我:0102


轨道交错(03) 

乐无异醒转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被分别铐在了夏夷则座椅的扶手上。房间里很安静,他悄悄地睁开一条缝,观察着四周的环境,视线所及的范围内并没有人,但李焱的气息还在。

那股冰冷地,微微带有一点侵略性的气息。

乐无异小幅度地转动了一下头颅,瞄了一眼将自己钉在此处的罪魁祸首——两副灰黑色手铐,像是一种特殊的合金。链接处的工艺看来,似乎不是现代化工业的产物,而是——人工作品?

乐无异飞快的在大脑中搜索着相关资料,别的不敢说,对于机械制造方面的知识,他有这样的自信,两个星系的人加在一起,能比他知道得多的也没有几个。

“你打不开的,别费劲了。”李焱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他想扭头,身体却被固定得死死地,只能眼睁睁看着李焱从自己身后走到身前,黑色的眸子如同贝加尔湖水般的沉寂冷冽,他缓缓弯下腰来,一点一点凑近了乐无异的耳朵,“这是世上最好的机械师手作的,只有这两副,你应该庆幸这待遇。”

 

此时无论是示弱还是暴躁,都不是上策,乐无异心念一转,选择了保持沉默,他直觉李焱话里有话,或许能听到更多的,有用的消息。

对于间谍而言,每一个信息碎片,都可能是情报拼图上重要的一环,他这样说服自己。

 

夏夷则在他耳边一字一句的吐完,才直起腰来,走到乐无异的正对面坐下。

他逆着光,五官有些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不过对乐无异而言,这位少将的面容早已镌刻在他的脑海里,他曾经看过很多次关于他的资料,以至于闭上眼睛都能浮现出他的面容来。

李焱,长安星系联盟最高长官李圣元之子,第三夫人所出,今年二十五岁。十二岁就读于长安第一军校,十八岁毕业,之后的四年前均是一片空白。直到二十二岁那年,凭借巨大军功被授少将军衔,在政坛上横空出世,目前已是长安星系特种部队新任最高指挥官。

关于李焱的巨大军功,民间隐隐流传着这样一个消息:似乎是经历九死一生,从隔壁捐毒星系得到了王室的不传之秘。

 

“我有一个故事。”李焱轻启薄唇,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放空,乐无异直觉他好像在从自己身上找着什么。

“我们认识很久了,”李焱的话语顿了顿,用一种亲昵的,不应该出现在此刻的语气唤了唤他的名字,“无异。”

乐无异依然没有说话,他琥珀色的眼睛直直盯着对面的夏夷则。

他知道,这是一场心理战,每个间谍的必修课。

 

“你喜欢齿轮咬合的声音,以前非要录下来拉着我一遍又一遍的听,还总是喜欢让我猜这是哪种金属。抱歉,我一次也没猜对过。”夏夷则的右手叠在左手上,抬起头来看着乐无异,眼神里流淌着诚挚的歉意,那一刹那乐无异几乎想要去相信这是真的。

“你害怕打雷,小时候每一个打雷的夜晚你都辗转难眠,所以后来你就给自己的房间装上了雷声屏蔽装置,应该是在房门左手边的第二个开关,第一个,是顶灯开关,柔和的橘色光芒的顶灯。”

“你偏好黄色和橙色,房间装修也以这两种颜色为主;你喜欢厨房,会储备大量的甜食,因为那会让你觉得心情愉快……”

李焱站了起来,他从房间的一头踱到另一头,嘴里絮絮叨叨地,全是他和“乐无异”的过往。

 

而乐无异本人依旧一言不发。

等李焱终于说累了,乐无异才扬起一个笑脸开口:“很精彩,很细致。”

一缕刘海随着他的动作扬起来又落下,遮住了他的眼睛,让人看不清楚他真正的情绪。

“我觉得我应该表扬一下长安星系特种部队的情报能力,毕竟能把我摸得这么透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其实我也可以说出你不少的喜好,你要不要听听看?”乐无异还在笑,那笑容却疏离得紧。

 

“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相信。”李焱摆摆手,再次走到乐无异身前,两人对视了片刻,愤怒、纠结、疑惑,各种情绪隐忍欲发的气场在流动。

李焱突然笑出声来,他将自己置于乐无异双腿间,俯下身,双手伸到了乐无异的背后。

若是没有乐无异被他铐住这个前提,这动作简直温柔得像情人之前的拥抱。

“你要干什么……!?”乐无异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然而李焱不为所动,只是伸手在他腰上摸来摸去。

那是乐无异隐秘的,不为人知的敏感带,分布着许许多多的痒痒肉。这么多年过去,即使变成了紧实的肌肉,但被人抚摸的时候,那仿佛直接来自于神经末梢的刺激仍然让乐无异按捺不住。

 

“你快住手,……夷……”

评论(24)
热度(48)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