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轨道交错(04)

轨道交错(04)

继续狗血剧情ing @蘑菇园 生快嘤嘤嘤嘤

前文点我:010203

 

尾音被吞没在乐无异的喉咙里,但单单只是这吐出口的音节,就已经让夏夷则猛然停下了动作,他的脸上闪过一丝狂喜,捧着乐无异的脸道:“你叫了我的名字,你想起来了是么?无异,你想起来了么?”

乐无异茫然地睁着眼睛,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有这样的反应,对于这一切,他的记忆数据库里并没有任何data可供查询。

——就好像,就好像刚才那句话是这具身体的本能。

 

“我不记得了。”乐无异摇摇头,他的表情从刚才的剑拔弩张里缓和了下来,却茫然得叫夏夷则心头仿佛被针刺过一般。

“……你不记得了……”夏夷则从狂喜的云端跌落下来,那声音里含着连他自己也未曾察觉的沙哑和疲惫。

“你不记得了!”夏夷则顿了顿,忍不住又咬牙切齿起来,他看着面前的乐无异,这眉这眼这发丝,都是他无数个夜晚梦里触碰过的样子,就连这茫然的神情中透露出来的那一丝懵懂天真,都和七年前的样子一模一样。

 

那时候,他和乐无异只是长安军校里的两个普通学员,从最开始的误打误撞,到后来的暗暗较劲,再一点点敞开心扉。

他们曾经比过赛跑,比过拆弹,也比过组装武器、临场判断,结论就是各有所长。乐无异擅长机械类,而夏夷则的行动力和判断力明显胜出一筹。

不过也有意外。夏夷则还记得那次他们俩人比赛跑的时候,明明到终点之前都是自己领先不长不短的距离,乐无异却在最后时分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站到了自己前面。

“无异,”他皱了皱眉,确定自己刚才所见并不是幻觉,“你是不是……会异能?”

尽管这里并没有别人,但他仍然问得小心翼翼,长安星系人种并不具备异能天赋,才发展出如此强大的科技能力以求生存和发展。

“嘘。”乐无异竖起手指放在唇边示意他不要声张,然后跑到他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夷则,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不要告诉别人。”

乐无异张着大大的眼睛,浅浅地眸子里直直映着夏夷则的样子:“我是个混血儿。”他看了看夏夷则的反应,“就是你想的那样,长安和捐毒的混血儿,所以会一点点瞬移的异能。”

“怎么,听傻了?”乐无异在夏夷则眼前晃晃手掌。

“没有。”夏夷则回过神来,抓了乐无异的手掌扣在手心里,“你确定没有别的人知道?”

“除了我爸妈,还有你,没人知道了。”乐无异被他抓着,有点不自在起来。

“嗯。”夏夷则没有再说话,只是牵着他的手朝宿舍走去,心里想的却是这事儿千万不能泄露,别的不说,光是想想他那个帝国执政官的父亲知道乐无异的老爹瞒着这么多人收养了一个有一半捐毒血统的婴儿,就让他心头一颤。

 

幸好这件事在那之后漫长的岁月里都未曾有人涉及,夏夷则那一颗时不时会因此躁动不安的心才渐渐落回了原本的位置。

而那时候,他和乐无异已经从好朋友更进了一步。

——外人眼中并肩战斗的好战友好搭档,只有他们才懂那些交换战术讯息的眼神里是何等的甜蜜。

无数个夜晚,在昏黄的灯光下,他捏着乐无异的腰,看他在被褥间压抑着喘息,然后再低头与他亲昵的接吻。而接下来乐无异不服输般的报复他,直往他怀里蹦,将那些阻碍他们的衣服和扣子都通通丢到一边去。

肢体相缠,是快慰也是满足,那时候的夏夷则觉得再没有比乐无异在他身边更满足的事情了。

 

所以,这样的乐无异,是怎样离开了自己的?

夏夷则心底有个声音一直在喊:是你,是你弄丢了他。

不不不,他下意识地想反驳,是无异,是无异……推开了我。

那段记忆,他一直不愿意去触碰,然而很多东西从未随时间而磨灭。在这个乐无异出现在他面前却浑然忘记了一切的今天,心底的壁垒轰然倒塌,那些回忆像潮水一样来得汹涌又激烈,瞬间将他淹没。

 

四年前。捐毒国都地底的秘密基地。

代号潜龙的夏夷则和代号游侠的乐无异潜入此地,他们的目标是一份宇宙能量开发计划书。到手的过程不易,更是引发了整个基地的守卫力量对两人进行追捕。

“夷则你带着这份资料先走,我断后。”乐无异侧身探头,砰砰几枪,解决了追来几个守卫之后,小声对夏夷则说道,他们身后是长长的回廊,被切断和外界通讯联系的他们只能凭自己的判断朝最近的出口移动。

“你先走。”夏夷则熟练地给手中的枪上好新的弹夹,“我的射击课程向来比你好,节约子弹。”

“靠,这个也和我争。”乐无异嘴上和他斗着,手上不停地检查着自己的工具包里究竟还有多少作战武器,“有了,小型爆破。”他捣鼓了几下,夏夷则处理陆续前来的零散追兵,为他争取时间。

嘀嘀嘀,一只小小的机器人朝着追来的大部队移动,夏夷则随即抓起乐无异的衣领朝着反方向跑去。

听到脚步声,大部队迅速移动,却正撞上了乐无异的陷阱,轰的一声,气浪震得天花板和墙壁簇簇掉下粉末,露出斑驳的墙体。

前面传来些天光,夏夷则总算松了口气,却发现出口处的闸门正在缓缓落下。

“糟糕,他们要关闭闸门,我们不能被困死在这里。”乐无异嘟囔着,夏夷则开始用尽全身力气奔跑,脑中不停思考着最坏的场景和应对的办法。

 

接下来的那个瞬间,他回想过很多次。

他由衷地,真心地希望这一次乐无异跑到了他的前面,而事实却是乐无异推了他一把,顺便发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装在他鞋底的助力装置,将他退出了闸门。

“别担心夷则,我可是会瞬移的。”他耳边还有乐无异的笑语在回响。

一转身,却已经将他丢在了捐毒那么多年。

无异,无异……

他将唇贴在乐无异额头上,喃喃低声,听着像是声带上渗出了血丝,疼痛而苦涩。

评论(18)
热度(40)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