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轨道交错(05)

久违的狗血,我已经放弃了治疗和逻辑

大家随便看看qwq

前文点我:01020304

———正文分割线———


轨道交错(05)

 

夏夷则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捐毒回到长安的了。

据事后一份研究报告显示,当时顺利完成任务的他心绪高低起伏,精神波折过大,不适宜连续作战,而他带回来的那份资料,也需要时间解密。上头得了最高行政长官的命令,安排他军部的疗养院休息了三个月,并不得过多与其他人接触。

 

他被安排独自一人住在疗养院的西北角,那是一个安静的地方,大大的落地窗外,是一株株的四季桂,一丝微风就能送来清幽的香气。

夏夷则不算是一个悲观的人,在他人生二十多年经历里,有太多不同于一般同龄人的故事,然而那些故事于他而言,也不过是从指尖滑落的一滴水,过了也就过了。

因此在乐无异最初消失的那三个月里,他最坏最坏的预想,是以为自己会见到乐无异的尸体,像那些被交换回来的战士遗体一样。在水晶棺椁里安静的沉睡,面容安详,只是那冰冰凉的指尖,无论如何紧握都再不会带上一丝温度。

他一想到这里,就会被惊醒,本来就偏凉的体质,在这样深的夜里更是冷得可怕。

握紧牛奶杯的手,在小夜灯的映照下,如同一块千年不化的寒冰。

之后,他会平复下来,强迫自己继续入睡。

 

三个月过去,远方并没有传来任何消息。清和与谢衣私下里动用关系的调查也一一断了线,仿佛乐无异此人的消息,就这般无声无息地消散在了尘埃里。

而他带回来的那份资料,在这三个月里被解密,证实是一份拥有极大价值的情报,军部正在为他申请功勋。

清和偶尔来看他,给他透露一些消息,按照最高行政长官——也就是李圣元的意思,夏夷则此次可能被破格授衔,成为长安星系史上最年轻的少将。

 

听到这个消息,夏夷则好看的眉头紧紧皱在了一起,他没有说话,只是站起身来走到了窗边。

窗外的桂花,一无所知的怒放着,那香气将他裹得紧紧的,仿佛透不过气。

“老师,我……不想接受这个授衔。”

“夷则,”清和的声音严正肃穆,“为师教授你十一年,你心中所想为师再清楚不过。”

“学生并未想过要隐瞒老师。这个军衔,理应有一半属于无异,我不想在他音信全无的时候将它据为已有。”

清和静静地望着他,这个他一手带大的孩子。在这三个月里,他清瘦了不少。

“你应该接受它,”这位长安军校出名的导师缓缓说道,“有些东西,在你现在的位置上,你得不到消息,但往上走就能掌握更多可能有帮助的东西。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他这样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房门咔嗒一声,世界再度安静下来。

夏夷则的心猛地又开始扑通扑通,清和话语里的诱惑力深深吸引了他。

向上,再向上,获得更多的权利,像那个名义上应该被称作自己父亲的人一样,然后是不是就可以找到无异的消息?

这样想着,他又恐慌起来,自己会不会像那个人一样,最后迷失了自己,血液里只剩下冰渣和毒液?是不是也会那般的面目可憎?

不会的。

乐无异言笑晏晏的脸庞突然出现在脑海里:你是我的夷则,自然不会变成那样。

为什么这么相信我?

没有为什么,因为你是夷则啊。

 

三天后,长安军部议事厅,一年一度的授衔仪式举行,最高行政长官列席。

夏夷则作为其中杰出代表之一,被授予少将军衔。

他沿着红毯上台,身姿挺拔,精神饱满,每一步都稳健有力,台下的清和微微含笑颌首,李圣元也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在如山的掌声中行礼致意,只有他自己知道,那一刻的他有多期待能在这么多人的目光里见到熟悉的那一双眼睛。

 

都说人生何处不相逢,记忆里那么多的兜兜转转,也许本就是为了再见面的这一天。

无止境的,没有希望的等固然非常考验人的精神力,“你来过我记得,然而你却忘记了”这样的戏码却也不应该是久别重逢应该有的味道。

夏夷则有一瞬间恨恨地想,上天安排这样的剧本究竟是何用意。

他伸手沿着乐无异的腰线向下,摸到乐无异的后臀处,后者被他的动作惊了一跳,他手上更加用力的拥紧了乐无异,像是要将他揉进自己的骨子里,脖子上那道被乐无异划开的伤口,渗出点点血迹:“你会瞬移异能,只有我知道;你这里有块印记,铜钱般大小,只有我知道。”

 

他顿了一顿,低下头去看着乐无异的眼睛,是威慑也是恳求:“到现在你还不信我么,乐无异?”


前文点我:01020304

评论(18)
热度(48)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