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忽然变小(上)

随便写写,主要是想治愈一下 @你猜得出这样任性画风的我是谁吗 

队长赶稿辛苦啦么么哒=333=

悄悄预告一下CP17队长会有周边哒


---------------


"夷则!"

夏夷则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他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那个声音,又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说听起来好像乐无异的声音,陌生是说听起来好像是十几年前乐无异的声音。

他摇了摇头,大概是自己今天状态不好,上班太累出现了幻觉。

好端端的怎么会想起十几年前的无异呢,那个曾经在自己被窝里尿床的乐无异。


他打开门,三秒钟之后面无表情的关上门了,再打开。

好吧,确实不是幻觉。

一只小小的乐无异坐在沙发的边缘上,晃荡着两只小肥腿,直勾勾地盯着他。

“夷则!你回来啦!”


奶声奶气的腔调说着与往常一样的问候语。

夏夷则默默扶额,内心想着今天的无异大概又把自己玩儿脱了。

“怎么了?”夏夷则随手解开领带丢一边,坐到乐无异旁边。

乐无异爬到他膝盖上,双手搂住他的脖子:“爸爸,我想上幼儿园。”

“……”

“好夷则,”乐无异凑过去嘟着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我保证就这一次拉。”

“……说吧,是想上幼儿园才把自己变小的,还是先玩儿脱了才突然想到要去幼儿园。”

乐无异偷偷瞅了瞅自家恋人的脸色,吐了吐舌头:“今天实验室的磁极又装反了……不过我保证这次很快就会恢复,好夷则别生气。”

“我没有生气,我只是担心你。”夏夷则叹了口气,是不是应该阻止无异继续在谢前辈的实验室工作呢。

乐无异看着恋人担忧的眼神,心里愧疚了起来。

他现在形容尚小,连给一个完整的拥抱都做不到,只好仰起头用小脸蹭了蹭夏夷则的下巴,软乎乎的小手拍着他的后背:“夷则我错了。”


夏夷则也不可能真为这个跟他生气,何况他现在只是个孩子。

他帮乐无异理了理头发,单手抱起他来:“先解决今天的晚餐吧。”

“嗯!”提到做饭,乐无异立马来了精神,搂着夏夷则的脖子,指挥他从冰箱里拿出各色食材来。

夏夷则听着他指挥,又要防着他从自己怀抱里掉出去,可即便这样,他也不愿意把乐无异放开。


热恋中的人,总是要承担一些甜蜜的负担嘛。

有一个时不时给自己惊喜的恋人,生活也比旁人多姿多彩一些。


以往两人用餐的时候都是面对面的坐着,乐无异总是抢他碗里的菜,然后又给他夹上更多的份量。

他会无奈地看着乐无异,此时乐无异就会假装生气地看着他:“怎么?本大厨做的菜夏公子不赏脸吗?”

然后他就低下头更加无奈又甜蜜的开口:“没有,你做的我都喜欢。”

“这才对嘛。”

可是今天不一样,乐无异在凳子上扭了几下,他胳膊现在可短着呢,几乎要趴到餐桌上才可以。

夏夷则被他这幅模样逗笑了,捞过他放在自己膝盖上,用勺子舀了一勺咖喱饭,吹了吹气递到乐无异嘴边:“来,啊~”

“啊~”看到夏夷则不再纠结,乐无异也乐得配合。

看到乐无异一口吞得干干净净,夏夷则拍了拍他的头顶:“好儿子。”

“喂,姓夏的,你真当我是你儿子啊?!小心我找你算账!”

夏夷则瞧了瞧他的身形,笑了笑没有说话。

“!!!你这是在嘲笑我啊啊啊啊,跟你没完。”

“乖。”夏夷则低头亲了亲小小乐无异的头顶,心里突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评论(8)
热度(53)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