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忽然变小(下)

安慰修罗中的 @你猜得出这样任性画风的我是谁吗  @勾三股四弦五 

上在这里:点我

-------------------------

第二天抱着乐无异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刚买菜回来的邻居李太太。

“夏先生早啊,”李太太像往常一样打了声招呼,随后发出了惊讶的声音,“咦,你抱的这是?”

“是我儿子。”夏夷则拍了拍把头缩到自己颈窝里的乐无异,“无异,叫阿姨。”

叫什么叫,叫什么叫,夏夷则你就可劲儿欺负我吧。乐无异愤愤地在夏夷则脖子上咬了一口,这才抬起头来不情不愿地叫了一声:“李阿姨好。”

“真乖。瞧瞧这小脸蛋儿,苹果似的。”李太太摸了两把乐无异的小脸,“哎我瞅着这孩子倒不是很像你啊夏先生,眉目倒跟你那个常来做客的朋友有几分相似。”

“恩,我们生的。”

“…………”

夏夷则心情大好地走下楼,乐无异在他怀里扭来扭去表示抗议,他们身后,李太太一人呆愣在过道里。

 

没有婴儿座椅,夏夷则只好把乐无异塞到了后排:“坐好了,别乱动。”

“喂,姓夏的,我都说了,别当我是真的小孩子。”

“又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又要闹着去幼儿园。”夏夷则低下头在乐无异脸上亲了一口,“好了,无异听话。”

“……@#%!!”乐无异脸红了个底朝天,这本是他们二人之间十分平常的举动,不知怎么的发生在小了十倍的自己身上就是怪怪的。

想了半天打算开口抗议说夏夷则你竟然对这么小的我也能下手,又觉得好像自己在打自己的脸,只好在后座上郁闷地玩起了安全带。

夏夷则在后视镜里看到自家恋人纠结的模样,脸上都是不自觉的轻笑,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两人来到百草幼儿园。

 

闻人羽一脸嫌弃地看着变小的乐无异,哦这个一点也不省心的朋友,没过几个月又要来自家幼儿园混日子了。

“乐无异,你能不能让人省点心。”闻人羽跟在抱着乐无异的夏夷则身后,替他拎着装满了零食的袋子,突然她好像发现了什么,拉起夏夷则快走几步,关上了办公室的房门。

“夷则,我看错你了,没想到你竟然如此禽兽。”

“我/夷则怎么了?”闻人羽面前一大一小两个男人异口同声反问。

“你自己看看!”闻人羽从抽屉里摸出一面镜子,递到夏夷则面前,镜子里,夏夷则的脖子上,一个红通通的暧昧的印记。

“这没什么啊,早上我咬的。”乐无异满不在乎的回答,“比起这个,原来你也偷偷照镜子啊闻人,哈哈哈哈。”

奶声奶气的笑容,嘲讽力简直max。

夏夷则见势不对,立刻抱起乐无异往外走:“闻人,谢谢你,我先带无异玩一会,晚上请你和阿阮吃大餐。”

 

其他的小朋友们这时候都在教室内上课,游乐区空荡荡的就没什么人。

“想玩什么?”

“滑梯、木马、秋千。”

“都二十几年了,还是这老三样。”夏夷则摇头。

“说明我长情,不像某些逸尘子大侠,三心两意,花心大萝卜。”即使变小了,乐无异也没忘记和夏夷则斗嘴。

“我哪有?”夏夷则伸手把乐无异放上滑梯,“我在下面接着你?”

“你也来玩,像小时候一样嘛。”乐无异指了指旁边的滑梯道,眼睛亮闪闪的。

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在公园里,小小的乐无异拉着小小的夏夷则的手,央求这位看起来有点冷漠的小哥哥和自己一起玩儿。

“你就陪无异玩一次好不好嘛?”

“好。”夏夷则心头一热。

幼儿园的滑梯对他而言真是太小了,长腿一伸就差不多到底了,可是乐无异玩得高兴,他也就乐得奉陪。

 

闻人羽给阿阮打了半小时电话,跟她说了晚上有土豪请吃大餐的消息,又带着笑听她唠叨了半天晚上要点什么菜好。

等她终于闲下来看向窗外的时候,那一大一小两个男人正坐在相邻的两支秋千上聊着什么。

风把秋千索吹得一晃一晃的,给这幅静谧的画面加上了些动态的音符。

无论什么样子,无论什么时间,无论什么地点,这两个人都这么闪,真是太可恶了,晚上得让他们的钱包好好出血才是。

闻人羽,女,25岁,一秒加入了阿阮的阵营。

 

晚上两人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十点过了。

乐无异开始还有点兴奋,虽然晚餐的时候他不得不在闻人和阿阮的起哄声中一直呆在儿童椅里,他还是在点单的时候,凭借自己娴熟的点单机巧和品味,收获了餐厅经理惊为天人的眼神。

当然,那句“夏先生,您儿子可真是天才啊”之类的赞美我们就忽略吧。

一顿饭四人都吃得很开心,阿阮获得了极大的满足,闻人气也消了不少,夏夷则全程面带微笑,至于乐无异,嘛乐无异趁大家不注意用筷子偷偷沾了点酒。

酒量不好这种事情,可以从幼儿时期开始培养的嘛!!!

他这么想,但他却忘了体质本来也就是遗传的东西。

 

“无异?”夏夷则轻轻拍着怀里的乐无异,他脸红红额头也红红地贴在自己胸前,像是心口处不会熄灭的一团火。

好像是睡着了。夏夷则想了想,解开自己风衣外扣,将他裹了进去。晚间风大,虽然从车库到家里并不算太远,但还是小心为上。

 

夜色有点黑。但爱人就在怀中。

夏夷则按灭了床头灯,拉了拉被子。

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乐无异额上,晚安,好梦。

以及,早点变回来吧,我想你了,无异。

评论(20)
热度(50)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