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随便写写(上)

除个草www

最近又回去渣FF14了,每天看着wuli夷则各种花痴,啊真帅>w<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比如,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之一乐无异,他的秘密就是一杯就倒,绝无二话。

比如,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夏夷则,他的秘密就是在他那漫长的中二病时期,爱上了自己的兄弟。

 

夏夷则和乐无异是发小,真真是从娘胎里就开始结下的孽缘。

一岁的夏夷则扑闪着黑色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自己母亲,不懂为什么她非要抓着自己小手放到隔壁邻居阿姨的肚子上。

那个肚子,圆滚滚的,额好大呀。

没等他的小脑瓜理清楚这一摊,他就感觉到被踢了。

!一岁的夏夷则吓坏了,缩回夏红珊的肩膀上,这这这……!

两家夫人倒是笑得开怀得很:我就说呀,夷则和这孩子有缘。

 

等到再大点的时候,乐无异就被扔到了夏夷则的婴儿床里。

今天的床有点挤啊,夏夷则蹬了蹬腿儿,而乐无异已经扶着婴儿床的栏杆颤颤巍巍站了起来,冲着在一旁喝酒的乐绍成和李胜元咿咿呀呀地喊了起来。

“哎哟这小子,胳膊腿儿有劲儿啊,像我!”乐绍成乐呵呵的夸着自家儿子,还用筷子蘸了点酒送到乐无异嘴里,当然他也没忘了一旁的夏夷则。

今天的水,味道怪怪的啊。夏夷则砸了咂嘴。不过跟自己抢床的胖娃娃总算安静了,夏夷则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不着调。”买菜回来的傅清姣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之后,这么评价。

 

现在夏夷则回想起来,还是挺感激乐绍成的。

至少有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让乐无异需要他。

如果是陪导师吃饭,乐无异会偷偷地给他递眼神,挨着坐的时候还会用手指头捅捅他的腰眼,那意味不言而明。

如果是朋友聚会,就更放得开了,乐无异会坦荡荡的端着别人塞给他的酒杯凑到夏夷则嘴边:“好夷则,再帮我一次?”

有时候夏夷则恨恨地想,哪有他这样子求人的,那双琥珀色眼睛眨巴起来的样子,真是……真是……

 

隔三差五,也会有人起哄。

“诶我说无异啊,你总不能老叫夏夷则帮你喝吧?我知道你们俩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难不成以后还睡一个被窝?”

初时被这般调侃,夏夷则是有些手足无措的,就好像自己隐秘的小心思被人揭开了露在太阳底下,他心慌慌的。

但是乐无异偏偏还要搂着他的脖子蹭蹭他:“睡一个被窝怎么了?我的就是夷则的呀,对吧夷则?”

最开始几回,他还是会有些脸红的。到了后来,渐渐地他也麻木了,仰头饮干杯中的酒,装作不动声色地搂住乐无异的腰:“还有谁要找无异喝酒的么?”

围观的人咯咯笑着散去了,乐无异勾着他的脖子,也跟着没心没肺的笑:“夷则你真好。”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能有底气的回答:“对,乐无异的就是我的。”

 

然而夏夷则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总有看不过来的时候。

大学毕业最后那一摊儿,全学院都喝high了。

夏夷则被一群嘻嘻哈哈的同学推推搡搡的带走了,等他豪气干云的喝翻一群人回来的时候,乐无异早就被人放倒了。

 

夏夷则本来有点生气,但是看他坐在那里的样子,情绪突然就烟消云散了。

他跟小时候一样不胜酒力,酒品也一样。喝醉了就安安静静地坐着,也不说话也不闹,只是脸红红地,看起来分外可爱。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时候了。

上了大学之后,乐无异那深藏的技术宅技能终于被慧眼识人的社团发掘了出来,忙起来的时候,连夏夷则也只能在实验室里抓到他。

他有时候是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画图,有时候是对着满是数据的屏幕眉头紧锁,偶尔猛拍脑门开始自言自语。

夏夷则还看到过他通宵的样子,有好几次。

乌黑的眼圈,下巴新长出来的胡茬,软塌塌的呆毛,那一瞬间,夏夷则都觉得他不再可爱了。


评论(14)
热度(33)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