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传颂之诗(完整版)

自我流的西幻,馋鸡设定参考FF14

 @柠檬加冰 点的乐魔法师和夏王子

顺便安慰一下 @你看不到我看不到我 



01、

大魔法师无异·乐正在慌慌张张的赶路。

他出门的时候走得太急了,脑袋上的尖顶魔法师帽子戴得歪歪扭扭的,有几缕不服输的头发俏皮地从帽子下面钻了出来,随着陆行鸟的奔跑一颠一颠的。

 

“妈妈你看,是大魔法师!”有着金色发辫的小姑娘趴在自家阁楼的窗户边,笑盈盈地指着路过的无异·乐身后的烟尘。

“噢珍妮,你的眼神可真棒!”正在收拾屋子的母亲抱起小女孩亲了亲,然后将她放在摇椅上,关上了窗户,“晚饭时间要到了,可能大魔法师先生赶着回家吃料理呢。宝贝儿,我们也要准备晚餐了,在这里乖乖坐好,OK?”

“好的妈咪。”小女孩乖顺地回答,抓起了一旁的彩色铅笔开始涂鸦:尖顶的魔法师帽子,上面点缀着大大的星星,魔法师先生的大头照,唔,还有标志性的几缕头毛。

小女孩画几笔又停下来想一想,然后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02、

“噢馋鸡,我们得快点儿,再快点儿宝贝。”

无异·乐扶了扶自己的帽子,他觉得出完这趟任务,回家之后得给这个帽子加一根固定的绳子才行。这样想着,他掏出了陆行鸟一族最爱的基萨尔野菜,俯身在馋鸡的鼻子下晃了晃。

身经百战的陆行鸟开始两眼放光,脚步也加快了起来。

 

“砰”地一声巨响,然后是一阵迎面而来的气流。

——巨大的,陆行鸟之王的翅膀扇起的气流。

无异·乐差点儿被震到地上去,他努力地抓紧了缰绳,这才稳住身形。

“……我,我说馋鸡,咱们下次变身之前能不能先给个预告。”

 

陆行鸟之王从鼻子里哼哼了两声,仿佛在说:出门前耽误时间,出门后又不停催促我的那个人,才是罪魁祸首。

 

03、

无异·乐要赶往的地方,是隔壁国度的一座城堡。

隔壁国度,在无异·乐眼里是一个神奇的地方。可能是靠海的关系,那是一个鲛人和人类共生的国度,鲛人们在沿海的省份里取得了高度的自治权,他们带来了海底千万年累计的惊人的财富和文明,那些动听的歌谣,魅惑的舞蹈,还有闪闪发光的明珠,令人无限向往。

一切都很和谐,直到那个婴儿的降生。

 

04、

那个婴儿,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主角,或许我们应该叫他隔壁国度的三皇子。

他是人类国王和鲛人公主的爱情结晶,他继承了父亲的头脑和母亲的美貌,皮肤白得像是海底最光洁的珍珠,头发顺得像最动人的海草,并且生来就聪慧过人,一岁能言,五岁可辨,七岁就已经能欣赏远古吟游诗人留下来的长诗。

这样的小皇子,引发了人类和鲛人族罕见的冲突。

 

“我最最尊敬的陛下,”年迈的占星师站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向人类的国王苦口婆心的陈述自己的观点,“这样的小皇子,就应该让人类的大法师来为他举行成人礼,见证陛下您的血脉,让他成为我们人族的荣耀。”

见宝座上的国王仍然在思考,占星师恭恭敬敬地抛出了杀手锏:“我听说,明珠海的大法师怀素已经在路上了。”

国王这才点了点头:“听你的。”

 

05、

其实无异·乐在法师公会领取任务之前,并没有想到自己会接到这么大一单。

“oh,my god。”他从漂亮的公会小姐手里拿过任务信函,打开的那一瞬间,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旁边的小哥好奇地挤过来看了两眼,半是嫉妒半是幸灾乐祸的拍了拍他的肩膀:“S级任务。兄弟,你果真是幸运EX。”

无异·乐看着手里的羊皮纸,看了足足十秒钟,这个传说中的S级任务,怎么就这么容易掉落到了自己身上。

并且,他没有办法推掉,在他打开任务信函的那一刻,就已经缔结了契约。违约的话,他想了想,魔法师可能都没得当。

 

如果只是不能做魔法师,那也就算了。

想了想师傅和师傅的师傅知道自己临阵脱逃之后的反应,无异·乐咬了咬牙,抓起放在柜台上的帽子,奔向了自己的专属陆行鸟栏。

 

06、

城堡的尖角已经出现在了无异·乐的视线里,那仿佛是一只优美的天鹅,栖息在群山怀抱之中。

还有二十英里。胜利就在眼前。他这样为自己和馋鸡鼓着劲。

崎岖的山路也不能减轻他突然愉悦起来的心情,在奔跑的馋鸡的背上,他竟然哼起了歌。

 

“停!停一下馋鸡,前面有危险!”作为一个天赋异禀的魔法师,无异·乐敏锐地感知到了迎面而来的不妥。

那滚滚烟尘包裹着的快速移动的物体,是想和自己在这样的山道上撞车吗?

那团烟尘很快来到了附近,馋鸡被呛得用翅膀捂住了自己的口鼻,无异·乐用手挥舞了半天,才看清停留在自己面前的是什么。

 

07、

那是一个骑士,全身铠甲闪闪发光,宝剑上镶嵌着价值不菲的宝石。胯下的马儿喘着粗气,看起来已经精疲力尽,强弩之末。

无异·乐比划了一下,这个骑士是不是,比自己还矮?

 

“你和你的陆行鸟,从这一刻开始,被我征用了。”

“欸?什么?”

“没什么。”那个骑士利落地跳上了馋鸡高大的背,获得了主导的位置。无异·乐被挤到了后排,然而他并没有察觉,还沉浸在惊讶的情绪中。

噢这位个子矮小的骑士竟然有如此出色的跳跃能力。

骑士拍了拍馋鸡的颈部,指挥着它掉了个头:“走了。”

高大的陆行鸟欢快地动了起来,无异·乐这才惊觉不对。

 

“!!!你放开我的陆行鸟。喂喂喂馋鸡,我才是你的主人……”

骑士没有说话。

 

“我可是魔法师公会的人!!”

骑士看了看他的头顶,还是没有说话。

无异·乐在他的目光中摸了摸自己的头顶,好吧,那一顶象征身份的魔法师帽子大概不知道飞到哪个角落想静静去了。

 

“我……我可是赶着去给三皇子举行成人礼的,耽误了大事你会被全国追杀的!!!”

这一次骑士停了下来,他推开头盔,露出一双黑曜石般的眼珠:“是吗?那你现在可以举行成人礼了。”

 

08、

“……!”无异·乐的大脑有点当机,他结结巴巴地问,“你是说……你是三皇子?”

这一次骑士取下了自己的头盔,他有着一头黑色的短发,皮肤却是寒冰那般的白。年轻的他对着这个冒冒失失的魔法师笑了一笑:“你觉得我不像吗?”

“等等,我得确认一下。”无异·乐从怀里掏出任务羊皮纸,那上面应该有任务对象的画像,可是很遗憾,这样S级的任务出于对雇主隐私的考虑,并没有放上去。“啊啊啊啊,”无异·乐抓起了自己的头发,“那我要怎么证明你是真的。”

 

这真是一个特别严肃认真的问题。

骑士让旅行鸟停了下来,和大魔法师面面相觑。

好吧刚才一顿漫无目的奔跑,两人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在何处,看周围的风景,满目都是起伏的丘陵,开满了绚丽的花朵,不远处的草丛里,虫子嗡嗡振翅的声响清晰可闻。

 

09、

骑士找了块石头坐了下来,他好看的眉心纠在了一起。

无异·乐看了一会儿就心疼了起来,一个刚刚成年的孩子,为了某种原因不得不离家出走。虽然搅乱了自己的任务,但好像也并不是什么不可原谅的事情。

要不,就这么算了吧。无异·乐想,我用陆行鸟送他回家,然后再去给三皇子行礼,虽然时间不太对,可能会被师傅和太师傅骂,不过只要完成了应该也差不多吧,毕竟发生意外谁也不想的嘛。

 

他正胡天海地的乱想着,年轻的骑士已经站起身来走到了他的面前。

“行礼的仪式和时辰都有规定是吗?”

“按照占星盘的记录,还有一个对时就到了。”

骑士点点头:“那就在这里,对着我举行吧。”

“Excuse me??”无异·乐持续懵逼ing,“在这里?对着你?”

“是。”对方给到的回答很坚定,“这是我能想到的证明我身份的唯一方法。等时辰一到,你就对着我念行礼的咒语,如果我是三皇子,你很快就能看到回应了。”

“如果你不是呢?”

“那你也没有什么损失,因为和现在的局面并没有什么不同。”

 

10、

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

无异·乐抓了抓头发:“那好吧,我们先来确认一些细节。” 

他把任务羊皮纸摊到两人中间,用自己的魔法杖指了指其中的某个部分:“首先,我需要知道你的名字。”

这些本该在富丽堂皇的教会厅里,由高阶祭司传递的消息,此时却不得不由契约的双方共同完成。

 

这个最简单的问题反而让骑士思考了一下,最后他轻启双唇说了一个不太常见的名字。

他说:“我叫夷则·夏。”

原本蹲着的魔法师抬起头来,琥珀色的眼睛里写满了不信:“又想骗我?我就算再怎么丢三落四,最基本的功课还是有做的。国王明明姓Lee来着!!”

骑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那双黑色的眼眸里突然涌起了莫名的忧愁,像是深海里突然起了漩涡,看得魔法师心里莫名一紧,恨不得把自己刚才的话语收回去。

良久,年轻的骑士才开口解释:“这是我母亲那边给我起的名字。”

 

11、

魔法师不敢再问下去,他总觉得眼前这个骑士心底藏了很多很多的故事,完全不像只比自己小两岁的样子。

当然,做决断的样子也不像。

 

太阳此时升到了头顶,一天中最热烈最灿烂的光芒照耀着两人。

万事万物被笼罩在这片光芒之下,显出勃勃生机。

魔法师胸口突然窜出一个机械小人头,打破了两人之前的对视沉默:“时辰已到,时辰已到,快行礼,快行礼。”

魔法师手忙脚乱地把它按了回去:“不好意思,夷则,让你见笑了。啊对了我可以这么叫你吧?”没等对方回答,他又接着说,“来吧,我们开始吧。”

 

魔杖上镶嵌的水晶开始发出柔和的光芒,魔法师顺了顺思绪,开始吟诵咒语:

“我最亲爱的神啊,我以水晶之力向你祈祷,感谢你护佑夷则·夏长大,愿今后你的光芒仍能伴他成长。”

空气中开始有丝丝缕缕的气息开始流动,最后汇聚到水晶上,随后化为一个闪亮的光点,飞入了骑士的额心。

 

12、

羊皮纸上的任务符文正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现在,无异·乐不得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了。

“哦好吧,”仪式完成之后,他右手贴在心口向夷则·夏鞠躬,“夷则,还是说叫你皇子殿下?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是流月城的大魔法师无异·乐。”

夷则·夏伸出了手,看起来像是要扶起大魔法师先生,然而那手最终却落在了他的头上。

——皇子殿下拨弄了两下大魔法师的呆毛。

 

啵!的一声,那呆毛直立了起来,大魔法师捂着自己的头顶后退了两步:“夷则,你你你,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弱点的。”

 

“咳咳,”夷则·夏红了脸,他没想到对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刚才从陆行鸟背上跳下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它们很是与众不同,像是你的情绪发射器。”

“……可恶,我一世英名就被它给毁了。”无异·乐烦躁的在空间袋里翻来翻去,想找顶帽子把它盖起来。

突然,一顶宽檐的尖顶帽落在了他头上。

比他小两岁的夷则·夏微微踮着脚,把从自己的空间袋里掏出来的礼物送给了他的新朋友。

 

“你还有这个。”魔法师咂舌。

“有备无患。”皇子殿下笑了笑。

“那你还带了什么?”他特别好奇。

夷则·夏翻出了金边眼镜儿和学者的书籍,还有吟游诗人的竖琴。

他随手拨动起了琴弦,弦上随即流出了动人的音乐,是最优美的长诗。无异·乐看着他,只见他手势沉稳,手法熟练,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个刚成年的孩子。

 

13、

无异·乐静静地听完了这一曲。

“太棒了夷则!这简直是我听过最好听的歌谣,”此时无异·乐已经把自家太师傅的钢琴曲丢在了脑后,他拍了拍夷则·夏的肩膀,“这让我想起小时候的庭院,我看着夕阳下山,母亲在厨房里呼唤我的名字,餐桌上放着我最爱的甜甜圈。夷则,你会是一个好诗人,会写出传颂万世的诗篇。”

“对了,说起这个,我应该回家了。要不要顺路送你回去?”魔法师整备好了自己的行装,骑在陆行鸟背上对皇子殿下伸出了手。

 

14、

为什么要逃家?夷则·夏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他自己知道,他并不想只是做人族的皇子,也并不像只做鲛人族的继承人,他想做的只有他自己,行走在这片大陆上,以夷则·夏的方式。

这些心思,都在刚才的长诗里表露无遗。他不信无异·乐没有听出来,但对方什么也没说,只是问他要不要回家。

 

回去吧,回去面对自己的身份和责任。

他朝魔法师伸出了手,那一瞬间,无异·乐觉得他好像已经比自己高大了。

可恶,怎么会有这种错觉。

 

15、

“无异,我会努力成为万世称颂之人。”

“什么,风太大了我听不清楚啦!!”

 

没什么,我会让你记得我的,年轻的皇子殿下抿紧的唇角绽放出了一朵花。

 

16、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片大陆上开始流传一首诗。

它辞藻优美,音律清越,讲诉一对好朋友在大陆各地游历的故事。

只不过无异·乐总是觉得,这诗里总是若有若无的出现自己的影子。

 

他一度觉得是自己想太多。

直到有一天他太师傅出现在他的魔法教室里,把写满这诗歌的羊皮纸丢到它面前,用冷峻地调子说:“徒孙异,你什么时候惹上了隔壁国度的那个谁,我记得你们洗礼过后就应该再没交集才对?”

啊啊啊啊我就知道这事儿没那么简单,无异·乐抓抓头,夷则你在搞什么鬼。

 

大魔法师开始朝着隔壁国度进发。

他精进不少,已经开始驾驭会飞的陆行鸟之王。

但当年的皇子殿下,如今的国王更是变化巨大。

他站在高高的阶梯上,看着当年为他洗礼的魔法师,嘴角绽放出如出一辙的笑容。

“无异,我等你很久了。”

 

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留下斑驳的光。

而目光无声的交汇,仿佛在说能遇到你,便是最好的诗篇。


馋鸡变身前

馋鸡变身后


评论(14)
热度(36)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