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随便写写(全)

补上圣诞节礼物。夷则和乐乐要每一天都和和美美哒

最近玩游戏浪到飞起,逻辑已经被狗吃了。

大家随便看看,随便吐槽orz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比如,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之一乐无异,他的秘密就是一杯就倒,绝无二话。

比如,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主人公夏夷则,他的秘密就是在他那漫长的中二病时期,爱上了自己的兄弟。


夏夷则和乐无异是发小,真真是从娘胎里就开始结下的孽缘。

一岁的夏夷则扑闪着黑色的大眼睛,不解的看着自己母亲,不懂为什么她非要抓着自己小手放到隔壁邻居阿姨的肚子上。

那个肚子,圆滚滚的,额好大呀。

没等他的小脑瓜理清楚这一摊,他就感觉到被踢了。

!一岁的夏夷则吓坏了,缩回夏红珊的肩膀上,这这这……!

两家夫人倒是笑得开怀得很:我就说呀,夷则和这孩子有缘。


等到再大点的时候,乐无异就被扔到了夏夷则的婴儿床里。

今天的床有点挤啊,夏夷则蹬了蹬腿儿,而乐无异已经扶着婴儿床的栏杆颤颤巍巍站了起来,冲着在一旁喝酒的乐绍成和李胜元咿咿呀呀地喊了起来。

“哎哟这小子,胳膊腿儿有劲儿啊,像我!”乐绍成乐呵呵的夸着自家儿子,还用筷子蘸了点酒送到乐无异嘴里,当然他也没忘了一旁的夏夷则。

今天的水,味道怪怪的啊。夏夷则砸了咂嘴。不过跟自己抢床的胖娃娃总算安静了,夏夷则满意地闭上了眼睛。

“不着调。”买菜回来的傅清姣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之后,这么评价。


现在夏夷则回想起来,还是挺感激乐绍成的。

至少有一个正大光明的理由,让乐无异需要他。

如果是陪导师吃饭,乐无异会偷偷地给他递眼神,挨着坐的时候还会用手指头捅捅他的腰眼,那意味不言而明。

如果是朋友聚会,就更放得开了,乐无异会坦荡荡的端着别人塞给他的酒杯凑到夏夷则嘴边:“好夷则,再帮我一次?”

有时候夏夷则恨恨地想,哪有他这样子求人的,那双琥珀色眼睛眨巴起来的样子,真是……真是……


隔三差五,也会有人起哄。

“诶我说无异啊,你总不能老叫夏夷则帮你喝吧?我知道你们俩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难不成以后还睡一个被窝?”

初时被这般调侃,夏夷则是有些手足无措的,就好像自己隐秘的小心思被人揭开了露在太阳底下,他心慌慌的。

但是乐无异偏偏还要搂着他的脖子蹭蹭他:“睡一个被窝怎么了?我的就是夷则的呀,对吧夷则?”

最开始几回,他还是会有些脸红的。到了后来,渐渐地他也麻木了,仰头饮干杯中的酒,装作不动声色地搂住乐无异的腰:“还有谁要找无异喝酒的么?”

围观的人咯咯笑着散去了,乐无异勾着他的脖子,也跟着没心没肺的笑:“夷则你真好。”

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多么希望自己能有底气的回答:“对,乐无异的就是我的。”


然而夏夷则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总有看不过来的时候。

大学毕业最后那一摊儿,全学院都喝high了。

夏夷则被一群嘻嘻哈哈的同学推推搡搡的带走了,等他豪气干云的喝翻一群人回来的时候,乐无异早就被人放倒了。


夏夷则本来有点生气,但是看他坐在那里的样子,情绪突然就烟消云散了。

他跟小时候一样不胜酒力,他酒量虽然不行,酒品却很好,只是安安静静地趴着,脸红红的,看起来分外可爱。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时候了。

上了大学之后,乐无异那深藏的技术宅技能终于被慧眼识人的社团发掘了出来,忙起来的时候,连夏夷则也只能在实验室里抓到他。

他有时候是撅着屁股趴在地上画图,有时候是对着满是数据的屏幕眉头紧锁,偶尔猛拍脑门开始自言自语。

夏夷则还看到过他通宵的样子,有好几次。

乌黑的眼圈,下巴新长出来的胡茬,软塌塌的呆毛,那一瞬间,夏夷则都觉得他不再可爱了。


“无异,醒一醒。”夏夷则走过去,用手拍了拍乐无异的肩膀。

没有反应。乐无异的头猛地一耷拉,似乎陷入了睡梦中。

“……乐无异……”,依然没有反应。

夏夷则想了想,只好把自己的手掌贴着他的后颈滑了下去。

这是他们小时候常玩的把戏,夏夷则的体温,本就比常人的凉一些,在两人写作业写得昏天暗地乐无异开始打瞌睡的时候,他就常常这么唤醒他。


乐无异正睡得迷迷糊糊,他被人劝酒,夏夷则不在身边,又推脱不过,只好喝了两杯,没想到这么快就上了头。

“……唔,团子别闹!”乐无异只觉得有股冰冰凉凉的感觉沿着他的神经中枢向下蔓延,顿时清醒了两分,嘟嘟囔囔道,“我不能再喝了,……会给夷则添麻烦的。”

夏夷则本来有些不开心,听了他这无意识的两句嘀咕,面色倒是缓和下来了。

乐无异说了这两句,便又迷迷瞪瞪的想往桌上趴,夏夷则手一伸,揽了他靠在自己肩头:“无异,别睡了。”

乐无异没有答话,夏夷则想了想起身跟众人打了招呼,起身把乐无异扶起来:“我先送无异回去了。”

他俩早早就在校外合租了一套小公寓,众人也就都习惯了,说了两句道别的话也就继续三三两两的喝了起来。


夏夜的风都是带着热气的。

乐无异只穿了件蓝色的T恤,他乖顺地靠着夏夷则,光裸着的小臂紧贴在夏夷则身上,倒像是个发热的源头,烫得夏夷则心里突突直跳。

“夷则,还有多远啊?”乐无异似乎是醒了。

“怎么,还知道是我啊?”

“那不然还能是谁?”乐无异振振有词,“我一挨着你就闻到你的味道啦。好夷则,你是不是生气了?”

“没有。”夏夷则语气淡淡的。

“真没有?”乐无异不信,他酒劲儿还没过,随手挣脱了夏夷则的扶持,两眼灼灼地盯着夏夷则。

他琥珀色的眼睛,映着昏黄的路灯,看起来仿佛有光在里面流动。


夏夷则没有说话,他也看着乐无异。

他觉得有很多话想要说,却完全说不出口。快要毕业了,他签了自家师傅的公司,而乐无异受了谢衣的推荐,很快就要出国继续做研究了。

那是无异想要的,应该会有的人生。他这么对自己说。

然而内心深处,他还是觉得舍不得,舍不得之外,他又为自己竟然会有这样的小心思而懊恼。


还是乐无异先开了口:“夷则,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没有。”夏夷则口气还是淡淡的。

“那你亲我一下。”

“!”夏夷则被他这句话给镇住了,他险些想要甩开乐无异的手,“你喝醉了,无异。”

乐无异简直不想再和他说话了,他从小就知道夏夷则是个别扭的。小时候闹了矛盾从来不肯先和好,长大成人之后又喜欢想太多,有时候钻起牛角尖真叫人不知道怎么办好。

乐无异很生气,我是你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对你那点儿心思还不了解吗?眼看着我就要出国了,竟然竟然……

他主动地,自己凑了过去。


这唇,带着夏夜的灼热,还有乐无异独有的干燥气息,还有一丝丝的酒气。

他根本不知道怎么接吻,微微起皮的嘴唇在夏夷则的唇上急切的摩擦,想要夏夷则接纳他。

夏夷则在短短几秒钟内,从震惊到不解再到心里暖成一片,他暗自嘲笑自己:夏夷则你是不是傻,居然会为这个跟无异生气。

他本来不是愚钝之人,想通了这一节,便欣然张开了唇,含着乐无异的唇轻轻啜起来。两人这般吻了许久,才松开彼此。

夏夷则替乐无异理了理头毛,轻声道:“无异,对不起。”

嗯,还知道先道歉,也算是有进步。乐无异捧着他的脑袋,拿额头蹭蹭他。

还是这么像小动物一样喜欢黏人,夏夷则拉下他的手指扣在手里:“你什么时候走?”

“还有一个月吧,怎么舍不得我啦?”

“挺舍不得的。”

!这刚开了窍就这么羞耻play真的好吗?夏夷则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啊。乐无异红了脸,却乖乖地被夏夷则牵着手往前走。


“圣诞会回来吗?”

“那得看我的假期了。不过,应该可以吧。”

“那我等你回来,不见不散。”

“喂喂喂你别这样啊,我还不确定呢。”乐无异瞟了身边的人一眼,这该不会是又钻了新的牛角尖吧?

“骗你的。”夏夷则像是看出了他的疑虑,“你不回来那我就去看你。”

“这才对嘛。”乐无异mua地在他手上亲了一口,“夷则我可记得要想我。”

“嗯?现在换你担心了?”

“什么啊,我从前看那些排队给你表白的女孩子就很担心了好不好?”


一样的灯光一样的晚风,只是随着两人心结的解开,整个城市都轻快了起来。

对话声渐行渐远,两人沿路走下去的背影却那般清晰。

每一步每一步,都是和你携手的明天。

评论(9)
热度(48)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