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点段子合集w

今天玩了一下点段子~都是短短的w

大家随便看看就好



#男夏女乐内衣店更衣室#

梗来自 @乐乐头顶馋鸡♂鱼则放弃治疗 

“这个要怎么穿啊,夷则你知道吗?”

“……不知道。”

“(#‵′)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女孩子的乐无异苦恼地低头看着那个叫文胸的东西,“女孩子真麻烦,我是应该这样塞进去吗?”他把胸前两团软乎乎的肉揣了揣。

夏夷则突然很想转身就走,但刚进门时女店员那句“哎呀现在的小男生居然肯陪女朋友来内衣店哦”又让他鬼使神差地停下了脚步。


夏夷则觉得这间更衣室的灯光明晃晃的,空气也不好,闷得他头昏脑涨。

不管了,他突然伸手略有些粗鲁的把乐无异胸前的两团塞好扣紧,然后给他穿上衣服,面红耳赤的拉着他走了出去。

-----------------------------


#小时候的黑历史#

梗来自 @你猜得出这样任性画风的我是谁吗 

乐无异最近的爱好是怀旧。

上次沈夜搬家的时候,丢了一大箱子唱片给徒孙异,美其名曰好好感受一下师门文化。

于是,夏夷则就遭了秧。

每天回家的时候,除了熟悉的锅碗瓢盆交响曲之外,还有乐无异那五音不全的哼唱声。


今天的曲目可纯爱了,乐无异哼着:“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还慢慢聊呢,夏夷则走到厨房尝了一口乐无异刚做的菜:“慢慢聊你的黑历史吗?”

“胡说,本大厨怎么可能有黑历史!”乐无异表示不服。

“哦,当初刚搬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谁把那么难吃的手工饼干送给我的。”夏夷则眯着眼睛,狡黠地笑。

“夏夷则你好意思吗?那时候我还没你家门铃高,你居然和我计较。”乐无异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就事论事,我只是说你也有黑历史。”夏夷则刮了一下他的鼻子,“不过我喜欢。”

乐无异立马就不计较了,他有了别的报复方式,于是转了个身示意夏夷则帮他解开围裙:“今天做了你爱吃的三鲜煲,你记得喝完它。”

夏夷则看了看那满满一大锅的汤,无奈地哦了一声。


沈夜送的黑胶唱片悠悠地继续唱着。

直到我们老得哪儿也去不了,你还依然是我手心里的宝。


---------------------------------

#咖啡店的故事#

梗来自 @阿空空空空空 

“下了班一起去喝一杯?”同事这样招呼夏夷则。

“不了,我还有点事。”夏夷则收拾好文件,站起身来,朝着熟悉的咖啡馆走去。

转过这个街角,再往前走三百步,经过一家花店之后右转,就能闻到咖啡烘焙的香气。

夏夷则默数着步子,心里充满了期待。

他喜欢这家咖啡店,喜欢这样安静地气氛,喜欢和善的老板娘的笑容。

喜欢那个总是穿着卫衣的服务生。


第一次注意到这个服务生,是他在赶上一个项目的时候。

要求十分无理的甲方,迫在眉睫的deadline,他揉着眉心踏进了这家咖啡馆,只是想随便放松一下。

专注想着事情的他,在咖啡端上来的时候才注意到,今天的侍应生好像换了人。

一个穿着卫衣的年轻人,手指白皙干净,他点头谢过,又看到咖啡上的拉花居然是一只可爱的猫咪。

“这是?”

“眉头紧锁客人的特供,喝下去就会有好运哦~试试看?”

夏夷则不置可否的摇了摇头,不再多言。


说来也奇怪,那之后卡了许久的案子居然一切顺利。

庆功party上一堆人围着他问他怎么搞定了难缠的甲方,他这时才偶然想起那个下午。

再去喝一杯看看吧,说不定真的是咖啡的功劳。

夏夷则这么对自己说。

于是就变成了那里的常客,也和那个服务生聊了起来,还在他热切的眼神下品尝了各种兔子、小狗、天鹅拉花的咖啡。

不得不说,看着简单的奶油在他手里变成各种形状,还是挺赏心悦目的。


“一杯卡布奇诺谢谢。”

“好的,稍等啊。”

咖啡端上来的时候却不是熟悉的那个身影了,夏夷则有些愕然。

“那个服务生呢?我是说常见的那个男孩子。”他翻阅着桌旁的杂志,假装不经意的问。

“哦那个孩子只是假期来打工啊,前几天跟我说大学开学咯…………”

和气的老板娘慢悠悠地的解释,可失落的人并不想听下去,他站起身来准备告别这一段回忆。


大门突然被人推开了,一瞬间出现的身影让夏夷则的眼睛亮了起来。

他抓住他的手有些急切地问:“你不是不来了吗?”

被追问的人抓了抓脑袋:“最近开学了所以我是不准备继续打工了,可我把这家咖啡馆买下来了呀?”


原来的老板娘已经收拾好了桌子,给花瓶里新插上了一朵玫瑰花。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太心急,也不肯我听我把话好好说完咯…………”


评论(18)
热度(33)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