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 par hasard(03)

给队长生贺的后续

题目是法语偶然的意思

Warning:有炮友设定

前文:


--------------------------


03、

乐无异关上教研室的门。

刚才在路上他就总觉得有什么东西硌得难受,掏了两下,从并不合身的牛仔裤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来。名片设计得十分简洁,却又不失高雅,高级灰色调赏心悦目。

看起来是上次洗衣服之前忘记掏出来了,皱巴巴的一团,所幸抻平之后还是能看清楚上面的信息的。

李焱,李氏集团执行总裁。

哦。乐无异看了一会,大概是夏夷则收的不知道谁的名片吧。

他拉开抽屉,往里面一丢,就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

毕竟,他也是很忙的,忙着写代码做视线,啊还有,该死的,太师傅的项目。

乐无异抓了抓头,恐怕是再没有时间去酒吧玩儿了。

可惜要好久见不到闻人了。

还有,那个在酒吧里遇到的夏夷则,昨晚,昨晚他真的很棒。

他为什么要装作一副不认识自己的样子,是后悔了吗?不想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吗?

乐无异静静想了一会,就不得不站起来打开窗户,虽然这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可他仍然窘迫得不行,好像有什么害羞的事情需要赶紧被风吹散。

 

“李总,”秘书抬手叩了叩总裁办公室的门,“有几分文件需要您过目。”

“进来吧。”夏夷则出声,他已经从早晨乱七八糟的状态里挣脱出来,恢复了冷静自持的样子。

秘书将几份文件依次递给他:“这份是和太华集团的合作意向书,这份是今年全年的媒体投放计划,还有这份,是新的办公系统招标结果。”

“这次哪家中标了?”夏夷则头也不抬的在文件上写下李焱两个字,然后再也不看自己亲手写下的笔迹一眼。

“是流月科研所,他们今年的系统很不错,安全性很高,而且特别的简单已操作,界面也改进了不少,听说是他们今年新晋的工程师自主研发设计的。”

“知道了。”他淡淡地回应,心里将有关流月的资料梳理了一遍,“办公系统变动,有必要的话请对方来做几次培训吧,务必让员工尽快熟悉系统。”

“好的。”

 

忙碌的一天便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等夏夷则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夜色四合,华灯初上时分了。

他从二十楼的大厦向下望去,灯光灿若银河,天空与远处的高楼交接的尽头,有一弯新月,冷冷俯瞰着大地,孤独又自由。

叹了口气,他拿起钥匙,像平常那样下楼,取车,驶出车库,将自己融入到这城市里。

不知道怎么的,他刻意绕开了平常最爱走的那条路——那条路上有一家叫“百草”的酒吧。而自己每次不记得的部分,都隐隐约约和那间酒吧有关系。

 

打开自家门的一刹那,夏夷则就开始头疼起来。

早上那兵荒马乱的场景,在他脑海里一幕幕重现出来。

青年赤裸的身体,沾满粘稠液体的T恤,他吃惊的眼神,伸手向自己要内裤的样子,还有自己不小心看到的,青年胸前那微微肿起来的嫣红……

夏夷则扶着额头开始收拾残局。

 

他先是打开了窗户,让那些气味散去得快些,再快一些。

然后他捡起了地上胡乱丢着的衣服,正想统统扔掉,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今早那个青年的声音:

“我的衣服还在你家呢,你又穿不了,我改日还得找你拿回来。”

不知道怎么的,他感觉脑内的神经突突跳了两下,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把蓝色的T恤,牛仔裤,还有印着小鸡仔的内裤丢进了洗衣机里。

夏夷则倒了两倍量的洗衣液,很快白兰花味道从洗衣机里弥漫了出来,大大缓解了他的窘迫。

 

自己的衣服不能用这台洗衣机洗了,还是等明天买一台新的吧。

他把乐无异的衣服拎出来,晾在阳台上。

那几件孤零零的衣服被小心地抻平了,一丝褶皱也没有,在风里被吹得摆来又摆去,像是在提醒他。

这世上,还有一个人在等他,虽然他们是这么稀里糊涂的相识,又无比尴尬的分开。

 

明天让秘书买洗衣机的时候,顺便让他找找乐无异这个人吧。

夏夷则躺进了新换了被褥的床,合上了眼睛。

他鼻端,漫上来一丝丝汗水的咸,还有一丝丝腻味的甜。

想不起来是什么,但挺好闻的。

朦朦胧胧中,夏夷则便睡了过去。

他忘记了,那是曾经在这张床上翻滚过的两具躯体留下的味道。


前文:

评论(8)
热度(29)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