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襟风雪载昆仑

八极乘龙巡碧落
一襟风雪载昆仑

[夏乐/清温] 道士与狐 02

02、

 

夏夷则就这么抱着小狐狸回了山。

按例不明来路的飞禽走兽是不得入太华山门的,不过门口清修的弟子看那狐狸在夏夷则怀里十分乖顺的样子,倒也没有阻拦,就这么放了他进去。

他穿过了巍峨耸立的山门,经过了云雾缭绕的走道,绕过了白雪皑皑的庭院,终于走到了清和的院子。

清和不爱别的草木,唯独对梅花情有独钟,院中两株白梅开得正盛,与远山的冰雪遥遥呼应,缕缕暗香扑鼻。

“师尊,”夏夷则在院门外问安,“弟子回来了。”

“哦,这次历练竟如此快吗?”清和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带着一丝询问,“为师让你不许独自一人回山,你可做到了?”

夏夷则拍了拍怀里的狐狸,恭敬回道:“弟子确实不是独自一人回山。弟子在山脚下不小心伤了一只小狐狸,现在他在弟子怀中毫无动静,还请师尊帮忙看看。”

 

话音落下片刻,院门嘎然而开。

清和缓步而出,接过夏夷则怀中的小狐狸,将一缕清气凝于指尖,然后从小狐狸的额头送了进去。

那灵气在小狐狸周身游走,清凉又舒畅,小狐狸只觉得伤口的烧灼感降低了许多,睁开眼嗷呜了一声。

清和摸摸它的头,对夏夷则道:“是只颇有灵气的小狐狸,既然被你捡到了,也算是与我太华有缘,如此便留下来吧。”

夏夷则见师尊首肯收留心下宽慰不少,接着又问:“那它的伤势?”

“并无大碍。”清和微笑。

“可它一路都不曾动弹,弟子担心……”

“这般虚弱都是饿的,喂些吃食就好了,它这般体态,整肉估摸消化不了,弄些肉糜倒不错。”

小狐狸把自己藏在清和的拂尘背后,只留了个尾巴尖尖,像是特别不好意思。

 

这只小狐狸便在太华观住了下来,暂时归了夏夷则养着。

他年纪尚小,又有些怕生,只将夏夷则的气息牢牢记住了。

初时,夏夷则不懂它想要什么,一人一狐常常面面相觑。

因清和当年养过乘黄,又通兽语,夏夷则养这小狐狸时,若有不懂之处,便常常来请教师尊。

这小狐狸平日里顽皮得紧,时时要在夏夷则的屋里同他玩躲猫猫。在清和出现时倒显出极敬重的样子,连最爱的滚滚球也不玩了,偶尔还正经端坐听清和讲经,只玩一玩自己的尾巴。

 

这一日讲完《道德经》,清和赞许地朝着小狐狸点了点头,对夏夷则道:“不若我收了这小狐狸做你师弟?”

夏夷则唬了一跳,想了想今后的日子只怕难过,却看到自家师尊脸上一抹玩味的笑容:“逸尘,为师甚是想念山下十里铺的桃花酿,算算日子也该上市了。”

夏夷则叹了口气,拱手道:“弟子这就下山刷侠义榜去,这小狐狸还望师尊看顾一二。”

“去吧。”清和点了点头,心下对亲传弟子的领悟力相当满意。

 

夏夷则前脚刚走,后脚清和房中就响起了一个粗犷的声音。

小狐狸吓坏了,忙躲到香炉背后。

那声音鼻子哼哼,极为不满的样子:“数日不见,清和你竟然又养了个小怪物,还给他吃肉糜,老子怎么没有?”

清和仍是波澜不惊,往香炉里加了一把檀香,抱起受惊的小狐狸道:“你若还像那年那般体型,我便考虑给你加点肉糜。”

 

太华秘境中的温留召出一面水镜,里面映出自己庞大的身躯。

此处。应有。温留。气得我直跺脚.gif。

评论(5)
热度(34)

© 一襟风雪载昆仑 | Powered by LOFTER